被放棄,得以獲救──《綁架》的複合性



導演:羅志良
演員:林嘉欣、劉若英、張智霖、張兆輝、郭濤、官恩娜、羅仲謙
上映日期:2007年6月14日


綁架故事的精粹在於為以暴易暴尋找藉口。公式是:匪徒擄去討人憐愛的對象(通常是可愛的小孩或少女),把當事人逼到走投無路,於是大開殺戒或以牙還牙;觀眾代入既受害復合理反逼害的當事人角色,獲得複合快感。在這點上,《綁架》做到的效果可能比編導意識到的更為中肯。

重點是:《綁架》為綁架這行為提供了定義,並示範了如何對付綁架。


片末,劉若英飾演的督察近乎歇斯底里地向著林嘉欣飾演的林曉陽說,如果連摯親都可以放棄的話,綁架便喪失了意義。這時她剛反綁架了林曉陽那患了絕症的丈夫。而在一刻前,張智霖飾演的丈夫剛勸她不要放棄被林曉陽綁架了的兒子。

林曉陽最後都沒有把藏參地點告訴女督察,這固然是為了製造懸疑,牽引觀眾,讓他們像當母親的那樣,以為兒子凶多吉少,製造結局的情緒反差,然而,更重要的,通過了林曉陽「是你逼死了兒子」的指控,讓女督察揹上了「放棄兒子」的罪名(一刻鐘後,她致電丈夫懺悔,承認了對方的指控)。

做母親的豁了出去,不止一次興起知法犯法的念頭,到最後真的犯法了(反綁架),所喊出來的恰好是:「我已當兒子死了。」

張兆輝飾演的老差骨智叔勸她「且先當兒子已死了」,原本的目的是要她喚回冷靜,但她卻讓這想法成為她做出非理性行為的條件。

這裡的兩重弔詭是:要別人不放棄摯親的人自己卻放棄了摯親,而這放棄為救回摯親鋪平道路。

對付綁架的最佳方法,難道不便是讓綁架喪失意義嗎?而要令其失去意義,的確是把肉參置諸死地(放棄它,把他/她視作它),然後換取對付綁匪的最大自由。而這自由,往往可導致救回人質。

林曉陽的失敗,不是她不夠狠(編導為了製造雙重認同,有意把她的處境編寫得頗供同情),而是,她不像她的對手,她太冷靜了。結果,辯證的優勢都給了對方。

附加檔案大小
Kidnap_1.jpg80.76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