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神之箭不請自來──《杜拉拉升職記》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實屬平常事。工作也是一樣,大家到新公司工作,工作上的新安排、轉部門、升職、加薪、辭職或解僱,本無特別,人人皆經歷過。《杜拉拉升職記》竟煞有介事拿杜拉拉升職一事寫成小說,繼而拍成電影,筆者認為關鍵不是升職,而是她的性別──女性。升職是「果」,女性在職場的遭遇,如人事關係、面對公事上的困難和解決問題都是「因」,這無疑比「果」更具戲劇性,因此升職其實純為電影的處境,以及充當時間流動的形象化描述,前因反而應為本片的著眼點,而小說本身也多描述杜拉拉在公司工作所見所聞,升職也並非最重要的環節。

自內地改革開放,經濟日漸改善,越多女性受高等教育,可供她們從事的工作職位較過往多。她們既有學識,眼界也闊大,不少內地企業甚或來華建立支部的外資公司,其中高層管理職位不少已經由內地女性擔當。片中杜拉拉(徐靜蕾飾)的故事就是眾內地職場女性的寫照,她本人在外資公司工作,漸漸適應外國公司文化的過程,其實正以自身的故事書寫內地改革開放,面對外國文化輸入時的境況。

任何人到新環境,或多長或少都有適應期。杜拉拉這位受內地文化薰陶成長的女性,在外資公司工作,身處其中受不同文化旋渦攪動撞擊,彷彿不需要時間適應全新的工作文化,天生輕而易舉就能駕馭排山倒海的工作。她融入新環境期間,因中西文化有異所引起的趣事奇聞,原本是本片最值得討論的地方,奈何本片點著了藥引,卻爆炸不出深刻富啟發性的火焰。甫工作不久她被委派做剪報冊,而鏡頭一轉突然得到老外行政總裁公開稱讚,預示了她短時間內晉升為人事部經理。她的升職來得理所當然,一切衝著她而來的疑難,氣也未呼下一口就迎刃而解,全片沒有交代過她解決問題的方法。其實,影片多著墨於做好剪報冊的不二法門,相信比輕飄飄的平步青雲來得實在,更能吸引觀眾的眼球。

升職加薪是每位打工仔的夢想,然而這樣沒有前因而快速「上位」的故事,是否為內地公司的普遍現象呢?本片似乎關注升職多於過程中所付出的努力,不過無論成敗與否,核心最後都簡化成她與銷售總監王偉(黃立行飾)愛情的拉扯擾攘,一切工作的人與事皆為他們愛情的陪襯品,並非主線。

片中的陪襯品繼有外資公司的獎勵旅遊、自助餐式飯堂和年終舞會,加上本片斷斷續續出現的跨國集團的名字、知名品牌、摩天大廈等以及有意無意植入片中的廣告品牌,的確繪畫出內地城市浮華圖像,不僅讓觀眾巴不得讚嘆,內地高速的商業發展是何等厲害不已,而且為杜拉拉與王偉的愛情包裝成都市的童話。

徐靜蕾教導觀眾,都市男女的愛情要清楚分明,但同時,她亦親身示範怎樣由初到貴境的職場少艾,衣著簡單樸實到後來華衣美服,位居人事部經理,踏上駕駛跑車穿梭其中的青雲路。似乎在徐蕾心目中,努力與否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升職升職再升職。公司不能容納情侶工作,背後的邏輯假設拍拖影響工作。王偉離開公司,杜拉拉安然升職,之後愛情就不難來,縱然她們離離合合,最後亦芬芳吐艷。

《杜拉拉升職記》說明了女性有了事業,愛神之箭不請也會射來。世界倘若如此簡單,那就沒有男女間的悲歡離合了!

附加檔案大小
GoLalaGo_2.jpg62.8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