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覺的悸動──《青春祭》



從《山楂樹之戀》(2010)去對照看《青春祭》(1985),會發現有著很大程度的相似和可對比性。同樣是一個少女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插鄉落戶的青春篇章,也同樣是毛氏紅色思想感染下的純情與初戀悸動的心之間的微妙關係,更一樣是具備當代通俗小說的雅俗共賞特質。然而,改篇自張曼菱小說《有一個美麗的地方》的電影《青春祭》,就更像一首娓娓動人的散文詩。

跟以純淨作為賣點的《山楂樹之戀》比較,《青春祭》企圖以更不能言喻的女性成長心路歷程作為闡述綱領。由李鳳緒飾演的李純從四川到雲南傣鄉生活,看到了鄉間女生原始的女性意識,體現於愛美、妒嫉、友誼、含蓄、富藝術觸角的特質上。李純發掘自己愛美的天性,更是一種把女性之美還原至一種愛美的本能及意識上,即是愛美本來就是很美的精神意識,從寄居其家的老奶奶凝重把銀腰帶贈予第一次穿上傣族衣裳的李純,就已經奠定了女性追求美麗作為一種圖騰的意義,到李純被傣族寄居家的大哥送上水中荷花,荷花上的紅色蜻蜓飛過,最後李純看著水中倒影的自己,如夢幻般意象連綿,再加上傣族女生在市集一毛錢照一次鏡子的寫實群像白描,令女性成長中對美的自覺充滿了豐腴的喻意。而且導演筆觸之秀麗知性,就是中國電影史上罕見的女性簽名式寫意示範。可見導演張暖忻自編自導的性別自省與悟性,以圓熟的思路達至女性現身說法之自我體察及提昇。

導演張暖忻1958年入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後留校任教,1981年以處女作《沙鷗》嶄露頭角,影片獲文化部優秀影片獎,並獲1981年第三屆金雞獎導演特別獎,1989年執導的另一作品《北京,你早》亦獲廣電部優秀影片獎、香港國際電影節十大華語片獎,1995年5月28日患癌症逝世。其代表作《青春祭》曾獲香港國際電影節十大華語片獎和法國賽特國際電影節評委特別獎,並因其歷久常新的可觀性而被認定為中國現代女性主義的代表作之一,借古喻今地契合著中國社會主義結構下的女性況味,直至今天仍然饒富觀照價值。

張暖忻活用遠景結合中鏡移鏡甚至游鏡的詩意傳真手法,及捕捉鄉間自然光線之靈穆感,婆裟樹影間的半剪影人像,都令人想到日本的河瀨直美,同是女性心靈的自我啟迪結合於大自然之和藹,有著自然而然的呼應感,深藏韻律,張暖忻與河瀨直美的分野在於前者敘事上應用了回憶及踟躕於愛情的中國式言情文學式樣,電影後半段描述的三角戀刻劃出人物下至民族差異、上至命運多舛的無常,淒美而又哀而不傷,故事中老奶奶因思念李純而去世作為劇情的轉捩點,以至愛人意外之死作為電影的悲劇收場,隱含了女性成長中面臨的愛與死亡也連繫到其自我塑造的一些斷層與不安感,也是電影及原著文學中令人動容的一環,最後李純懷念傣鄉土地的自述,散發著悠悠的思鄉餘韻,女性之愛到頭來也彷如大地之母的矇矓呼召,青春祭沒有祭典之沉重,輕輕落入心田的角落。

附加檔案大小
SacrificeOfYouth.jpg108.2 KB
SacrificeOfYouth_2.jpg26.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