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影評



《越歐快車》:一趟關於創作的旅程 new

法國電影新浪潮裡,左岸派的電影總是有著迷人氣質。左岸派導演中,有兩位著名的文學作家:羅拔格里葉(Alain Robbe-Grillet)和杜哈絲(Marguerite Duras)。羅拔格里葉是推動「新小說」的旗手,同時參與電影的「新浪潮」,右手寫小說,左手拍電影。早在他為《去年在馬倫巴》(Last Year in Marienbad, 1961)編劇之前,已完成《不朽的女人》(L'Immortelle, 1963)劇本。當時有人覺得他新潮,找他當導演,條件是要在伊斯坦堡拍攝。恰巧他與妻子嘉芙蓮是在那裡邂逅的,在他的想像世界裡,伊斯坦堡本來就佔一席位,於是馬上答應。




自我矮化的灰飛雙身──《無雙》 new

【本文披露劇情】

如果用編劇理論分析角色設定,《無雙》的人物對立,會教觀眾想當然地由郭富城對照周潤發,以見前者所飾的李問,如何想像後者所飾的「畫家」吳復生出來,去掩飾自己才是偽鈔集團主腦。然而內有乾坤,是李問的對立面,更會是周家怡所飾演的督察何蔚藍!




《時光倒流歐羅巴》:創傷後遺與幻覺時空 new

整部電影是一場可怕的夢魘,充滿令人感到窒息和迷幻的幽閉異境。《時光倒流歐羅巴》大部份劇情都發生在穿越德國城市的夜行列車上;雖然旁白或站頭的標誌在告訴你地標在那裡,但不管是柏林還是法蘭克福,其實車外都只是蒼涼的頹垣敗瓦,和像喪屍般面目模糊的人群。高反差的黑白影像意味著沉鬱、封閉和悲情。

我們隨著催眠式的畫外音(由 Max von Sydow 聲演),來到1945年戰後德國,緊貼著主角里奧波(Jean-Marc Barr 飾)的視點,慢慢認識了鐵路公司大老闆麥斯赫曼的一家三口,與及有份接管德國的美國軍官夏里士上校(Eddie Constantine 飾)。




《時光倒流歐羅巴》的迷離敘事 new

影片開首只有黑夜裡行駛中的路軌鏡頭,然後一把像催眠師的神秘聲音從一數至十的方式,讓我們身心放鬆,繼而進入《時光倒流歐羅巴》的劇情時空。故事一路發展,觀眾和主角里奧波漸漸從真實世界,走進正邪難分、道德界線模糊的境地。導演拉斯馮特爾是一名以敘事風格配合故事題材見稱的創作者,本片曖昧的敘事特色正好映照了美德雙方陰謀處處的故事背景。




《家族》:山田洋次的鐵路戲陣 new

用最近公映的《嫲煩家族3走佬阿嫂》來對比是次「電影,從鐵路開始」選映的《家族》,更能找到山田洋次在電影創作中的鐵路情。




電影鐵路情 : 鐵路與電影文化的裡應外合 new

電影由一開始,就與火車結合情緣。時至今日兩者相處百多年,是否仍舊長相廝守,還是要說一聲分手時刻到了?

鐵路與電影,都是機械文明的產物。蒸汽火車的出現及盧米埃兄弟製造出來的活動映畫攝影機,都是至今為止改變歷史之五十項偉大機械發明之一。電影史紀錄的先鋒作,就是以盧米埃兄弟的《火車進站》(Arrival of A Train at La Ciotat, 1895)為題,至後來定一秒廿四格製式的電影菲林的框格形像,也令人聯想起是給列車固定行駛的鐵路軌,在放影機連續投影放送時,菲林的映像內容就成了銀幕框架內的奔走的活動映像。




《非同凡響》給我們的「特殊教育」 new

又到新的學年,有多少學生、家長或老師想過教育是甚麼?近日印度電影《起跑線》以平等機會接受教育為切入點,讓我們思考教育的本質,而在香港這個推行普及教育已久之地,電影討論教育或教育制度的重點和呈現的方式當然與印度有別。《非同凡響》以特殊教育為題材,於香港電影較少見,卻有可喜的效果。香港電影較多拍成年弱能人士的困境,如《何必有我》(1985)、《笨小孩》(1999)、《低一點的天空》(2003)等。雖然《非同凡響》有不少篇幅關顧弱能人士和特殊教育,也拍得務實動人,但影片並非如一般弱能人士的電影般,以正常人的角度看弱能人士作切入點,而是藉著兩位來自普通學校的主角思穎(余香凝飾)和珈豪(岑珈其飾)與弱能學童的互動作為引子,再以他們本身細碎的故事,道出香港教育制度不合情理的部份。其實思穎和珈豪本身的故事比珈豪弟弟(謝珈朗飾)和特殊學校的音樂老師(谷祖琳飾)更令筆者(甚或其他觀眾)有認同感,因為這也是我們這些普通學生在同一教育制度下的成長故事,似乎香港學生面對的困惑,數十年來也有其不變之處。




燈照離席:紀念羅熾導演(上) new

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事後大家都談論獲頒終身成就獎的楚原,談論他在台上侃侃而談的睿智和風姿。但相信很少人留意到頒獎禮上另一環節中的一位粵語片導演,那就是在懷念逝世影人環節中提及的羅熾(1932-2018)。羅熾導演在粵語片中名氣不算很大,因為他的粵語片產量不多。但他的電影歷程相當豐富,而且也拍過一些相當有份量的作品。有關羅熾導演的簡略生平,香港電影導演會編的《香港電影導演大全》有記載,其網上版現在仍搜尋得到: http://www.hkfilmdirectors.com/zh-hk/director/law-chi




燈照離席:紀念羅熾導演(下) new

羅熾在1964年開始轉拍粵語片為主。他之前也拍過粵語片,他執導的《天山猿女》(1961)是第二部改編蹄風小說的電影,與羅維的《猿女孟麗絲》同年但遲了一個月。他轉拍粵語片後,以拍攝動作片而知名。其中為仙鶴港聯公司執導的《女黑俠木蘭花》系列(三集,1966-1967)相當出色。女黑俠木蘭花是把女俠黃鶯「占士邦化」。從製作和動作處理上,羅熾都成功把現代女俠片升級。他用了唐佳、劉家良任武術指導,打鬥效果較過去的女俠黃鶯系列進步不少。像第一集曾江飛身翻騰再揚槍射倒石堅一擊,便相當漂亮。



《新宿小偷日記》的暗黑社區史

新宿這個地方,對於熱衷遊日的香港人來說一點也不陌生,對今天的遊客而言這裡是集中了飲食消費和獵奇的潮流熱點。但在六七十年代之交,這裡曾是混沌多事之地,多場和學生運動有關的騷亂在此發生,就連三島由紀夫起事失敗、切腹自殺的地點也在新宿區的邊緣,漫畫家把這裡描繪成魔界都市可謂其來有自。大島渚曾用鏡頭紀錄1968年日本全學連學生襲擊新宿火車站的騷亂,當時他正在那裡拍攝《新宿小偷日記》一片,騷亂的片段就成為了這部電影的結尾。於是,真實世界的事件,成為虛構故事的一部分。而在這部電影之中,真實世界的進入還不只這一點。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