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影評



京町子回顧之一:日本篇 new

日本電影走向世界,始自黑澤明(1910-1998)的《羅生門》於1951年榮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其後,溝口健二(1898-1956)以《雨月物語》於1953年榮獲威尼斯影展的銀獅獎(當年金獅獎從缺),衣笠貞之助 (1896-1982) 的《地獄門》於1954年榮獲康城影展金棕櫚獎。因為京町子是主演那三部影片的女演員,在日本遂贏得「Grand Prix 女優」的美譽。

京町子



《天地悠悠》:深探人性本質,如焦土般荒涼

若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代表了墨西哥電影與荷里活接合的一員,那卡路斯雷加達斯(Carlos Reygadas)無疑是一位奇兵,以個人之力另闢蹊徑,首部長片《天地悠悠》(Japón)在2002年的康城影展「導演雙周」環節驚艷者眾,亦順利獲得金攝影機獎特別提名。

《天地悠悠》故事一點也不複雜,應該說,它是簡單得徹底。一個無名的畫家,從墨西哥城往外走,來到荒郊,在老婆子的家裏住下來,兩度尋死,卻看見了生,土地、樹木、飛禽走獸,以至這萍水相逢的老嫗,令他打開心扉,點燃了生之慾。




《土》和內田吐夢的傳奇

談到日本電影的耕作場面,最讓人印象深刻、流傳最廣的,可能是新藤兼人《裸島》(1960)中夫妻挑水灌溉的場面,由遠處挑來的水,在乾涸的土地上迅速消失無影的畫面,是「粒粒皆辛苦」這句話最佳的詮釋。這樣的場面,並不是新藤兼人的首創,早在《裸島》之前的二十多年,內田吐夢(1898-1970)的《土》已經有類似的場面,同樣是一男一女(小杉勇扮演的主角勘次和風見章子演的勘次女兒),同樣是乾旱的土地,杯水車薪的灌溉,但拍攝《土》的時候,日本沒有一處農田遭旱,龜裂的田地是片廠中複製的場景……。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三位女導演

在平成年代,日本六大電影獎一共頒發了179個最佳導演獎,這是因為1999年報知映畫獎的導演獎從缺。三十年間的獲獎者共有66人,其中一次獲獎的有28人,兩次得獎有7人,三次獲獎的有13人,而獲獎四次或更多次的有18人。



《淪落人》:似訴平生不得志

《淪落人》是陳小娟的自導自編的電影,也是第三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獲獎作品,以及香港亞洲電影節開幕片,電影更奪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編劇獎。

就題材來看,電影令人想到曾在香港當菲傭的 Xyza Cruz Bacani,她贏得攝影獎,得到獎學金到紐約進修,更成為著名攝影師。但電影本身不是人物傳記片,而是虛構故事的寫實劇情片。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傑出男優(下)

眾所周知,有頒發獎項的國際電影節,包括歐洲每年在德國柏林、法國康城與意大利威尼斯舉辦的三大影展,僅設有男演員獎和女演員獎兩項獎,並沒有如美國奧斯卡金像獎及其他國家的電影界所加設的男配角獎與女配角獎,以表揚戲份不多的演員。日本《電影旬報》於1955年設立男演員獎和女演員獎後,到1975年才增設男配角獎與女配角獎,日語稱之為助演男優賞與助演女優賞。高顏值和有才華的年輕人比較有機會當主角,但也要靠環境的培養、不斷的努力、個人的運氣與歲月的磨練。很多演員一生只能當配角(脇役),且從未獲獎。畢竟電影界的競爭非常激烈,獲獎者只有極少數才能被賞識的幸運兒。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傑出男優(上)

大圖

日本從十九世紀末迄今的年號,依次為明治(1868年10月-1912年7月)、大正(1912年7月- 1926年12月)、昭和(1926年12月- 1989年1月)、平成(1989年1月-2019年4月)與令和(2019年5月- )。在平成年代終結之月,回顧三十年來日本男演員的表現,正是適當的時候。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傑出女優 (下)

大圖

宮澤里惠在荷蘭生父離開日本後,由母親獨力撫養成人,十一歲開始拍廣告,十五歲投入影視界,十八歲出版裸體寫真集,經歷了輝煌與消沉,曾離開影壇四年,於1996至1999年只在電視演出。新世紀以降,主演了台灣電影《運轉手之戀》(2000,陳以文、張華坤合導)和香港電影《遊園驚夢》(2001,楊凡)後,再活躍於日本影壇。《遊園驚夢》也讓她榮獲莫斯科影展的最佳女演員獎。2002年,她以戲份不多的《黃昏清兵衛》榮獲三個女主角獎和三個女配角獎,從此演技大進,十數年間終於從青春偶像成功轉形為實力派演員。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傑出女優(上)

大圖

日本有六個重要的電影獎,每年皆頒發8至21個獎項,其簡史概見下表:

獎名 創立年份 獎項數量 2018年屆數
 電影旬報 1924 15 92屆
每日映畫 1946 21 73屆
 藍絲帶 1950 8 61屆
 日本學院 1977 20 42屆
 報知映畫 1976 10 43屆
 日刊體育 1988 10 31屆

《電影旬報》創刊於1919年,1926年開始選出日本十大電影,每年的最佳日本電影遂榮獲「作品賞」。除了1943至1945年因戰事停止外,電影旬報獎到2018年已是第92屆,比美國奧斯卡金像獎還多一屆。



閒尋舊蹤跡:《人海奇女子》自有正身(上)

《人海奇女子》(1952)是一部有著獨特歷史地位的影片,因為它是傳奇女星陳雲裳在香港復出演的三部影片之一,我在《香港電影2016》悼念陳雲裳的文章已提到。陳雲裳是廣東人,戰前原是香港的粵語片女星。後來被新華公司的張善琨發掘,1939年在孤島上海演出了《木蘭從軍》一片,風靡中國,成為中國最紅的女星。日軍佔領上海租界後,陳因追隨張善琨加入華影,曾演過《萬世流芳》等電影。抗戰勝利後,被視為附逆影人,受到很大的輿論壓力。她其實在華影後期已結婚息影。戰後離開上海回香港。後來張善琨來了香港,沒有資金,已不如當年上海風光。張創辦的長城公司被左派奪去,一度另搞遠東公司,最後正式復辦新華。陳雲裳大概為了報答張當年提攜之恩,在香港新華創立期復出為新華演了三部電影,其中一部便是《人海奇女子》。《人》片在香港應沒有藏品,這麼多年好像也沒有作過什麼放映,香港看過影片的人應該不多,我是在台北的國家電影中心看到《人》片的。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