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影評



繼承經典,致敬經典,回歸港片──《無雙》在大陸熱爆說起

【本文披露劇情】

截至10月15日止,《無雙》在大陸票房已收人民幣九億六千五百萬元,突破十億肯定沒問題,要破王晶《賭城風雲3》(2016)十一億一千七百萬元的港式題材電影在中國大陸最高票房紀錄也應該不成問題。而且,這次莊文強比王晶強的是,中國大陸輿論滿口皆碑,咸認為是「港片回歸」了!

筆者觀看《無雙》是在廣州一家影院可坐二百多人的巨幕影廳,連第一排也坐了好多觀眾,二十多年前熟悉的場面彷彿回來了似的,甚至有著當年午夜場的感覺──是的,那是香港電影「黃金十年」的時代──這其實是《無雙》首映日,當白天網上好評出現而且是接二連三地出現時,觀眾的眼球開始被吸引住了,這樣一來,地處黃金地段的影院晚上七時許的「黃金場次」焉能不爆?




《越歐快車》:一趟關於創作的旅程

法國電影新浪潮裡,左岸派的電影總是有著迷人氣質。左岸派導演中,有兩位著名的文學作家:羅拔格里葉(Alain Robbe-Grillet)和杜哈絲(Marguerite Duras)。羅拔格里葉是推動「新小說」的旗手,同時參與電影的「新浪潮」,右手寫小說,左手拍電影。早在他為《去年在馬倫巴》(Last Year in Marienbad, 1961)編劇之前,已完成《不朽的女人》(L'Immortelle, 1963)劇本。當時有人覺得他新潮,找他當導演,條件是要在伊斯坦堡拍攝。恰巧他與妻子嘉芙蓮是在那裡邂逅的,在他的想像世界裡,伊斯坦堡本來就佔一席位,於是馬上答應。




自我矮化的灰飛雙身──《無雙》

【本文披露劇情】

如果用編劇理論分析角色設定,《無雙》的人物對立,會教觀眾想當然地由郭富城對照周潤發,以見前者所飾的李問,如何想像後者所飾的「畫家」吳復生出來,去掩飾自己才是偽鈔集團主腦。然而內有乾坤,是李問的對立面,更會是周家怡所飾演的督察何蔚藍!




《時光倒流歐羅巴》:創傷後遺與幻覺時空

整部電影是一場可怕的夢魘,充滿令人感到窒息和迷幻的幽閉異境。《時光倒流歐羅巴》大部份劇情都發生在穿越德國城市的夜行列車上;雖然旁白或站頭的標誌在告訴你地標在那裡,但不管是柏林還是法蘭克福,其實車外都只是蒼涼的頹垣敗瓦,和像喪屍般面目模糊的人群。高反差的黑白影像意味著沉鬱、封閉和悲情。

我們隨著催眠式的畫外音(由 Max von Sydow 聲演),來到1945年戰後德國,緊貼著主角里奧波(Jean-Marc Barr 飾)的視點,慢慢認識了鐵路公司大老闆麥斯赫曼的一家三口,與及有份接管德國的美國軍官夏里士上校(Eddie Constantine 飾)。




《時光倒流歐羅巴》的迷離敘事

影片開首只有黑夜裡行駛中的路軌鏡頭,然後一把像催眠師的神秘聲音從一數至十的方式,讓我們身心放鬆,繼而進入《時光倒流歐羅巴》的劇情時空。故事一路發展,觀眾和主角里奧波漸漸從真實世界,走進正邪難分、道德界線模糊的境地。導演拉斯馮特爾是一名以敘事風格配合故事題材見稱的創作者,本片曖昧的敘事特色正好映照了美德雙方陰謀處處的故事背景。




《家族》:山田洋次的鐵路戲陣

用最近公映的《嫲煩家族3走佬阿嫂》來對比是次「電影,從鐵路開始」選映的《家族》,更能找到山田洋次在電影創作中的鐵路情。




電影鐵路情 : 鐵路與電影文化的裡應外合

電影由一開始,就與火車結合情緣。時至今日兩者相處百多年,是否仍舊長相廝守,還是要說一聲分手時刻到了?

鐵路與電影,都是機械文明的產物。蒸汽火車的出現及盧米埃兄弟製造出來的活動映畫攝影機,都是至今為止改變歷史之五十項偉大機械發明之一。電影史紀錄的先鋒作,就是以盧米埃兄弟的《火車進站》(Arrival of A Train at La Ciotat, 1895)為題,至後來定一秒廿四格製式的電影菲林的框格形像,也令人聯想起是給列車固定行駛的鐵路軌,在放影機連續投影放送時,菲林的映像內容就成了銀幕框架內的奔走的活動映像。




《非同凡響》給我們的「特殊教育」

又到新的學年,有多少學生、家長或老師想過教育是甚麼?近日印度電影《起跑線》以平等機會接受教育為切入點,讓我們思考教育的本質,而在香港這個推行普及教育已久之地,電影討論教育或教育制度的重點和呈現的方式當然與印度有別。《非同凡響》以特殊教育為題材,於香港電影較少見,卻有可喜的效果。香港電影較多拍成年弱能人士的困境,如《何必有我》(1985)、《笨小孩》(1999)、《低一點的天空》(2003)等。雖然《非同凡響》有不少篇幅關顧弱能人士和特殊教育,也拍得務實動人,但影片並非如一般弱能人士的電影般,以正常人的角度看弱能人士作切入點,而是藉著兩位來自普通學校的主角思穎(余香凝飾)和珈豪(岑珈其飾)與弱能學童的互動作為引子,再以他們本身細碎的故事,道出香港教育制度不合情理的部份。其實思穎和珈豪本身的故事比珈豪弟弟(謝珈朗飾)和特殊學校的音樂老師(谷祖琳飾)更令筆者(甚或其他觀眾)有認同感,因為這也是我們這些普通學生在同一教育制度下的成長故事,似乎香港學生面對的困惑,數十年來也有其不變之處。




燈照離席:紀念羅熾導演(上)

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事後大家都談論獲頒終身成就獎的楚原,談論他在台上侃侃而談的睿智和風姿。但相信很少人留意到頒獎禮上另一環節中的一位粵語片導演,那就是在懷念逝世影人環節中提及的羅熾(1932-2018)。羅熾導演在粵語片中名氣不算很大,因為他的粵語片產量不多。但他的電影歷程相當豐富,而且也拍過一些相當有份量的作品。有關羅熾導演的簡略生平,香港電影導演會編的《香港電影導演大全》有記載,其網上版現在仍搜尋得到: http://www.hkfilmdirectors.com/zh-hk/director/law-chi




燈照離席:紀念羅熾導演(下)

羅熾在1964年開始轉拍粵語片為主。他之前也拍過粵語片,他執導的《天山猿女》(1961)是第二部改編蹄風小說的電影,與羅維的《猿女孟麗絲》同年但遲了一個月。他轉拍粵語片後,以拍攝動作片而知名。其中為仙鶴港聯公司執導的《女黑俠木蘭花》系列(三集,1966-1967)相當出色。女黑俠木蘭花是把女俠黃鶯「占士邦化」。從製作和動作處理上,羅熾都成功把現代女俠片升級。他用了唐佳、劉家良任武術指導,打鬥效果較過去的女俠黃鶯系列進步不少。像第一集曾江飛身翻騰再揚槍射倒石堅一擊,便相當漂亮。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