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影評



康城筆記:寇比力克、高達、好孩子與壞孩子

每年康城影展都有名家新作令人期待,但今年最令人興奮的,卻可能是一部半世紀前的經典《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以最接近原貌的70mm全新印本再現銀幕。幕後推手是當今炙手可熱的《鄧寇克大行動》導演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他自承七歲那年看了此片,改變了他的一生。他也是著名的死忠菲林的粉絲,堅信模擬影像比數碼的更接近人類肉眼的經驗,這回新沖印的菲林無論顏色的厚度和影像的質感,都證實了他所言非虛。尤其是在大影院裡以極大音量感受當年的5+1聲道,電腦HAL的話音環迴四周包圍著觀眾,效果震撼。今天重看此片,首章「人類的黎明」無疑有明顯六十年代的痕跡(尤其是對白場面),卻反而突顯出那些超前的(非電腦)特技場面是多麼厲害,五十年後竟一點也沒過時。

The Image Book
《影像之書》(The Image Book)



「恐怖份子導演」足立正生(上):無法用電影革命……

足立正生不屬於人人口中的電影巨匠,但影史可能以這麼一句話來形容他:去了做恐怖份子的導演。影意志於六月初舉辦「若松孝二與足立正生的獨立電影革命」,讓香港影迷可以領會,五十年前的日本前衛導演在形式及思想上可以有幾大膽。

除了「恐怖份子」以外,足立正生的名字較多和兩位導演扯上關係,一位是大島渚:足立正生在《絞死刑》飾演一角後,為影片構思及製作預告片,然後大島索性請他在《歸來的醉漢》及《新宿小偷日記》加入編劇團隊。(按:《新宿小偷日記》將在影評人之選「1968:電影非常年」放映」)。

另外一位當然是若松孝二。若松在1960年代以超低成本的情色片成名,並成立自己的公司。若松先邀請足立當助導、再請他寫劇本,之後讓他導演自己的影片。足立儼如「若松製作」第二個創作大腦,他遠走中東加入赤軍後,若松的創作力不復當年,是公開的秘密。

椀
《椀》



康城筆記:開幕電影與《十年泰國》

今年康城影展開幕電影有近年少見的份量和國際性,《人所共知》(Everybody Knows)由炙手可熱的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迪(Asghar Farhadi,兩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得主)掌舵,西班牙影后彭妮露古絲(Penélope Cruz)及影帝哈維爾巴頓(Javier Bardem)夫妻檔主演,吸引力毋庸置疑。

Everybody Knows
《人所共知》(Everybody Knows)



契訶夫回望五月風暴──《死不逢時》

路易馬盧1968年一月去印度拍紀錄片,五月初才回到巴黎,並會為同月舉行的康城影展擔任評審。法國電影資料館館長 Henri Langlois 被撤職事件,馬盧不在法國,如今他一踏出巴黎奧利機場便感覺到革命之火,更在巴黎街頭因為頂撞警察,和弟弟一起被多名警察圍毆。

他去到康城,卻掛心巴黎的狀況,亦覺得康城影展若無其事繼續進行,非常不妥。高達及杜魯福從巴黎來到康城,說服影展評審辭任,令影展中止,以響應全國大罷工。馬盧亦有份遊說評審,最後是由他於五月十八日,在影展放映場地上台公佈評審團總辭。




當愛不見了:《雙親不相愛》

《雙親不相愛》(Loveless)是當今重要的俄羅斯導演安德烈薩金塞夫(Andrey Zvyagintsev)的新作。薩金塞夫的電影作品《爸不得愛你》(The Return)、《婚姻休止符》(The Banishment)、《母親的罪愛》(Elena)、《荒謬啟示錄》(Leviathan),都相當出色,《雙親不相愛》跟《婚姻休止符》和《母親的罪愛》一樣,集中於婚姻關係,而人與人之間的冷酷無情,令人想到英瑪褒曼(Ingmar Bergman)的電影,而失蹤的角色,就令人想到意大利名導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的力作《迷情》(L'Avventura)。



Yoji Yamada (2): The Blue Collar Awareness of 'Sunshine in the Old Neighbourhood'

The Strangers Upstairs (1961), the directorial debut of Yoji Yamada, was released as a "Sister Picture", the opener of a double-feature programme, in December 1961. The management of Shochiku didn't consider this film remarkable and so rejected Yamada's promotion to be a regular director. His next chance came after a year. The singer-actress Chieko Baisho was awarded Best Newcomer Singer with her debut song Shitamachi's Sun. Shochiku decided to make a film out of that song, with Baisho as the heroine. The film has the same title as the song, but the film is now known in English as Sunshine in the Old Neighbourhood (1963).


Sunshine in the Old Neighbourhood



《挑戰者一號》:想回到過去幻想著虛構的未來

當〈Jump!〉一曲前奏響起,片名亮出,《挑戰者一號》(Ready Player One)畫面跟著仿超級英雄命名的 Wade Watts 從屋外一路靈活的滑動,正如從前電子遊戲的主角般利用機關的跑跳,也是導演史提芬史匹堡招牌娛樂大片所擅長的流暢動作調度。Wade 要隱瞞家庭,到私密的個人空間,教近代觀眾回想起哈利波特怎樣寄人籬下,要逃走才可回到有其友好與歸屬的魔法學校。Oasis 似乎就是 Wade 的霍格華茲,不只是處處魔法的地方,也是能一展所長的地方。在這奔走過程中,畫面掠過每家每戶都戴上眼罩與裝備,跟現實隔絕,全情投入 Oasis 去。




《平步青雲》:太虛幻境人鬼戀

珍藏需要修復,米高鮑華(Michael Powell)與柏斯保格(Emeric Pressburger)的《平步青雲》(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1946,又名《太虛幻境》、《人鬼戀》),就是一部不可不看的經典電影。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夢醒時份

這只是一場虛構幻想的假象嗎?這只是一趟終歸要醒來的夢嗎?還是我們真實生活過的記憶呢?為何那片段仍不斷在腦海重播?

炎炎夏日時光稍縱即逝,轉眼來到寒冬。因著季節變化,畫面的顏色從繽紛鮮明轉向昏沉,光線從明亮溫暖變成陰暗寒冷,赤身祼體的坦蕩蓋上了厚衣,昔日一起渡過的延綿流水(由池湖、到河谷、進化到瀑布)最終化為看不見的火光,打在剩下獨個兒的臉上,情歌從〈Mystery of Love〉所唱的第一次吻與觸碰,到〈Visions of Gideon〉唱成最後一次的愛與觸碰。種種時間的提示,如同 Oliver 承諾 Elio 會記得一切,等如含蓄的宣告二人為過去式,這段關係似已很遙遠。




厚積薄發 震懾壓場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男演員:倉田保昭(《蕩寇風雲》)

《蕩寇風雲》應該算是歷來把倭寇描繪得最細緻的一部華語電影,四十年前《忠烈圖》(1975)中的狡猾又武功高強的盜賊,在這裏演變成一支既有謀略和組織,亦武備精良的軍隊,這樣才能夠襯托出主角戚繼光作為「戰神」的威風。而統率這支軍隊的,是倉田保昭扮演的日本武士熊澤。

歷史上的倭寇是一個複雜的團體,並不是顧名思義地只有日本海盜在內,反而漢人人數更多。熊澤所屬的武士集團來自九州松浦藩,他們和海盜合流,在中國沿海打家劫舍,為的是賺取資金好回日本爭天下,為此他們不和人數佔優的明軍硬碰,往往隱藏真正的身份,以免招來明朝政府報復。而熊澤另一個顧慮是他帶着藩主的兒子,不時要對既是學生又是少主的他挑戰。倉田保昭扮演的,就是這麽一個腹背受敵的角色。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