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新人類



《淪落人》濃情輕滲 new

「同是天涯淪落人」出自白居易的《琵琶行》,也是電影《淪落人》片名的出處。白居易仕途失意,遇上婚姻不如意、漂泊異鄉的歌女,把同病相憐的感情化為詩。陳小娟執導的首部長片《淪落人》含蓄細膩,委婉動人,也是關於一對落魄男女相知相惜的故事。

昌榮(黃秋生飾)意外傷殘,婚姻失敗,與家人分隔兩地,靠賠償金過活。Evelyn(Crisel Consunji 飾)想實現攝影夢,但面對財困和不如意的婚姻,即使身為大學生,仍要離鄉別井,成為外傭。昌榮的閃回片段(兒子身處暖色房間、工業意外、兒子失望的神情)顯示他被寂寞、不甘和愧疚纏繞,Evelyn 則不由自主被困在「避難所」。充滿壓迫感的井型公屋把他們圍困,凸顯他們的困頓。




《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平淡裡的情懷

《那年夏天,寧靜的海》是日本導演北野武的愛情題材電影。這套主旨為「兩個聾啞人,抱著一個衝浪板走著……」的電影,名字中所謂的「寧靜」屬於兩位主角之間的無聲相對,也屬於那片美麗無聲的海。一部看似平淡簡單的電影,在北野武的功力下,卻在平淡間浸出濃濃的情懷。




《黑手家族》的家族宿命

黑幫主題電影屬於犯罪類型,可包含英雄式浪漫主義、對黑白兩道與社會體制的無奈,以至歃血為盟的兄弟情誼,而法蘭西斯高孟慈(Francesco Munzi)導演的《黑手家族》(Black Souls,台譯《教父啟示錄》),則從家族結構中側寫黑幫的宿命與悲哀。




《義薄雲天》以電影音樂表現的愛情

《義薄雲天》(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1984)由意大利導演沙治奧里昂尼(Sergio Leone)執導,由 Ennio Morricone 負責配樂。故事講述男主角麵條(Noodle,Robert De Niro 飾)一生挫折重重,總是因為自己的錯誤抉擇而遭到身邊重要的人背叛與遺棄。面對愛情,他總無法向深愛的黛博拉(Deborah,Elizabeth McGovern 飾)表達心意,使這段情無疾而終。在電影中,Ennio Morricone 為描述二人感情的情節,添加了兩首美麗絕倫的音樂,分別是《罌粟花》和《Deborah's Theme》。以下將針對兩首音樂放在電影中的意圖作詳細分析。




論《神探福爾摩斯:詭影遊戲》的古典音樂如何展現角色關係

《神探福爾摩斯:詭影遊戲》(Sherlock Holmes: A Game of Shadows)是英國導演佳烈治(Guy Ritchie)2011年的懸疑片,由漢斯季默(Hans Zimmer)負責配樂。電影改編自柯南道爾(Sir Arthur Conan Doyle)《福爾摩斯探案》系列的《最後一案》(The Adventure of the Final Problem)。電影講述福爾摩斯與宿敵莫里亞蒂教授(Professor James Moriarty)的最終對決,最後福爾摩斯決定與對方同歸於盡。

故事設定為十九世紀,選用古典音樂固然是理所當然,但除了配合時代背景,導演的選用和設置也含有深層意義。電影用上莫札特的《G大調弦樂小夜曲》(Eine Kleine Nachtmusik)及歌劇《唐喬凡尼》(Don Giovanni)、舒伯特的《漁夫生涯》(另譯《漁夫小調》,Fischeweise,D811)及《鱒魚》(Die Forelle)和約翰史特勞斯的《加速》(Accelerationen,Op.234)及《維也納圓舞曲》(Wiener Blut)。當中最有明顯意思的,絕對是能彰顯莫里亞蒂性格及用作呼應的歌劇《唐喬凡尼》、呈現其與福爾摩斯對立關係的歌曲《漁夫生涯》及《鱒魚》。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無雙》

【本文披露劇情】

《無雙》這個名字,據說是來自莊文強導演小時候看過的電視劇《無雙譜》(1981),兩者在劇情上當然毫無關係,卻可用電視劇立意的一句佛語點題:「諸法體狀,謂之為相。」而「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表象就是假的,唯有認識本心,才能避過「相」的迷惑。電影繞不開對「相」(假)與本心(真)的討論,並提出:「極致的假是否能取代真?」的問題。本來非常期待莊文強導演新鮮的解答,可惜最後的答題卻流於淺白,叫人失望。




《無雙》:假的真不了

【本文披露劇情】

《無雙》的中後段有一幕,影壇巨星周潤發雙手持槍,在槍林彈雨的軍營內掃射數十個敵人,臉上沒絲毫畏懼之餘,動作瀟灑,慢鏡中飛身殺敵,再把手槍換成自動步槍,把槍戰升級。《英雄本色》上映32年後,在大銀幕再看到了 Mark 哥的風采。更令人詫異的是,發哥的樣貌和身材看上去幾乎沒有經過時間洗禮。吳宇森導演當年的經典作品真的能再現光芒?哦,電影真偉大!可惜莊文強導演在電影的結局把這浪漫推翻:《無雙》的含意是假的真不了,偽術永遠不會是藝術── Mark 哥風采只是假象,戲中真正的「英雄」是城哥──郭富城。導演這樣玩弄觀眾,是暗藏大意,還是賣乖巧?




《無問西東》:逆向操作,借此言彼

《無問西東》自9月20日在港上映,儘管卡士強勁、成本不菲,但似乎尚未引來太大迴響,上映場次亦甚少。這齣以清華百年校史作為主軸的電影,在中國大陸的上映與接受情況本亦甚為迂迴艱辛:電影原本預計在2011年清華大學成立百年之際開拍及上映,疑受政治原因影響導致電影壓箱六年,直至今年1月12日終於上映,最初亦曾受到觀眾冷待,評價兩極,幸而往後在票房和口碑均創下佳績。



《神的孩子在戀愛》:屬於怪人的成長故事

《神的孩子在戀愛》(God's Own Country)是英國導演 Francis Lee 首部自編自導的電影,在英國約克郡農場長大的他,以同一背景寫下一個關於成長與愛情的故事,獻給他所愛的土地。

由於父親中風而須繼承父業的農夫 Johnny(Josh O'Connor 飾)對生活感到厭倦,他要照顧農場的牛隻,駕著大卡車到拍賣場賣牛,與對上眼的陌生人發生關係,然後驀然離去。他喜愛農場的動物,亦在意家人,只是無法逃離的厭倦生活令他忿忿難平。



從《切腹》到《犬之島》──名為武士道的偽善政治(上)

《犬之島》(Isle of Dogs)作為一部西方動畫,處處顯現日本美學風格,導演 Wes Anderson 明言片中和式風格是向日本名導演黑澤明致敬,從角色造型(小林市長的造型參考自《天國與地獄》三船敏郎角色)、構圖(島上群狗對決前的鏡頭參考自《用心棒》)、甚至《犬之島》的戲名(參考自《野良犬》),不難看出 Wes Anderson 對黑澤明的尊敬,以及對日本傳統的喜愛。

然而,比起國際間享負盛名的黑澤明作品,《犬之島》的種種細節卻令筆者想起另一部探討日本武士道文化的經典作──小林正樹的《切腹》。比起備受歌頌的「明」面,《犬之島》的黑色幽默風格在有意無意間,流露出大量對武士道精神「暗」面的批判,只要把《犬之島》的人類角色代入為古時的領主和諸侯,把犬隻們視為失去主人的野武士,不難發現整個故事就是一個落難貴族召集無主浪人們進行革命的故事。


《犬之島》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