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2019康城直擊(六):艾慕杜華《Pain and Glory》 new

安東尼奧班達拉斯(Antonio Banderas)憑《Pain and Glory》榮膺康城影帝。這次他飾演一位導演,造型還有點似艾慕杜華。王勛認為這是安東尼奧班達拉斯從影以來最好的作品,亦是艾慕杜華平實及成熟之作,更如同艾慕杜華半自傳式的《八部半》,感情真摰。請李焯桃與王勛評價這部艾慕杜華新作。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vvi4rFDHKCE

觀看連結



2019康城直擊(五):塔倫天奴《從前,有個荷里活》(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 new

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曾經憑《危險人物》(Pulp Fiction)贏過康城金棕櫚獎,新作《從前,有個荷里活》(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入圍今屆康城影展競賽單元,令不少人期望甚高,尤其是情節涉及波蘭斯基妻子莎朗蒂不幸遇害的往事,更令人好奇電影會拍成怎樣。王勛認為這次跟《希魔撞正殺人狂》(Inglourious Basterds)一樣借題發揮,其實是導演對那個時代的懷念。請李焯桃和王勛評價這部康城競賽作品。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ifVMzJNa73M

觀看連結



《天地悠悠》:深探人性本質,如焦土般荒涼

若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代表了墨西哥電影與荷里活接合的一員,那卡路斯雷加達斯(Carlos Reygadas)無疑是一位奇兵,以個人之力另闢蹊徑,首部長片《天地悠悠》(Japón)在2002年的康城影展「導演雙周」環節驚艷者眾,亦順利獲得金攝影機獎特別提名。

《天地悠悠》故事一點也不複雜,應該說,它是簡單得徹底。一個無名的畫家,從墨西哥城往外走,來到荒郊,在老婆子的家裏住下來,兩度尋死,卻看見了生,土地、樹木、飛禽走獸,以至這萍水相逢的老嫗,令他打開心扉,點燃了生之慾。




2019康城直擊(四):刁亦男《南方車站的聚會》 new

曾經憑《白日焰火》獲柏林金熊獎的中國導演刁亦男,新作《南方車站的聚會》入圍康城影展主競賽單元,這部電影改編自真實新聞事件,講述小偷在逃亡路上尋找救贖的故事,演員陣容有桂綸鎂、胡歌和廖凡。李焯桃認為由於審查關係,電影在情節方面似乎難有發揮,導演把心思都花在風格上的雕琢,倒是有一種異色吸引力。請李焯桃和王勛評價這部康城競賽作品。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Vszhy2g5iNM

觀看連結



2019康城直擊(三):戴丹兄弟《Young Ahmed》 new

曾兩奪金棕櫚獎的戴丹兄弟,新作《Young Ahmed》再度入圍康城主競賽,今次主角是住在小鎮的穆斯林青年,有極端主義傾向,萌生殺死老師的念頭……戴丹兄弟以簡約手法,再次探討社會的邊緣人。馮嘉琪認為這部戲對戴丹兄弟而言是輕以易舉,不過導演仍保持水準;王勛指出他們的電影有布烈遜(Robert Bresson)的影子,這次有某些處理令他聯想到《死囚逃生記》(A Man Escaped)。有請馮嘉琪和王勛評價這部康城競賽電影。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Hpio4Qhb-Jg

觀看連結



2019康城直擊(二):堅盧治《Sorry We Missed You》 new

繼勇奪金棕櫚獎的《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英國大導演堅盧治(Ken Loach)新作《Sorry We Missed You》再次入圍競逐康城大獎。這次講述一家四口的家庭故事,主角是一名送貨司機,為家庭超時工作,矛頭繼續指向社會和制度。導演的處理手法如何呢?有請李焯桃、王勛評價堅盧治最新力作。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ryulKi8VnDQ

觀看連結



2019康城直擊(一):占渣木殊《The Dead Don't Die》 new

李焯桃:導演的遊戲之作,一眾合作多次的演員粉墨登場,但在喪屍片類型上似乎新意欠奉。

徐匡慈:占渣木殊向來走沉靜的黑色幽默風格,不過以這種風格拍喪屍片又是否好事呢?

今年康城影展開幕片是占渣木殊新作《The Dead Don't Die》,這部喪屍喜劇雲集一眾影星,包括標梅利(Bill Murray)、泰達史雲頓(Tilda Swinton)、亞當戴華(Adam Driver)等,電影明顯向拍過《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的喪屍片宗師佐治羅美奧(George A. Romero)致敬,效果如何?本集請來李焯桃、徐匡慈在康城現場評價這套康城影展主競賽電影。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m9EeFkA78cw

觀看連結



《土》和內田吐夢的傳奇

談到日本電影的耕作場面,最讓人印象深刻、流傳最廣的,可能是新藤兼人《裸島》(1960)中夫妻挑水灌溉的場面,由遠處挑來的水,在乾涸的土地上迅速消失無影的畫面,是「粒粒皆辛苦」這句話最佳的詮釋。這樣的場面,並不是新藤兼人的首創,早在《裸島》之前的二十多年,內田吐夢(1898-1970)的《土》已經有類似的場面,同樣是一男一女(小杉勇扮演的主角勘次和風見章子演的勘次女兒),同樣是乾旱的土地,杯水車薪的灌溉,但拍攝《土》的時候,日本沒有一處農田遭旱,龜裂的田地是片廠中複製的場景……。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三位女導演

在平成年代,日本六大電影獎一共頒發了179個最佳導演獎,這是因為1999年報知映畫獎的導演獎從缺。三十年間的獲獎者共有66人,其中一次獲獎的有28人,兩次得獎有7人,三次獲獎的有13人,而獲獎四次或更多次的有18人。



跟住影評去睇戲:《天地悠悠》經典電影介紹

對於墨西哥導演雷加達斯(Carlos Reygadas)的作品,香港影迷應該不算陌生,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先上映其新作《叛侶時光》(Our Time),繼而M+節目選映《黑暗後的光明》(Post Tenebras Lux),是次「影評人之選──天地無垠」以土地為題,就選了他的長片處女作《天地悠悠》(Japón),可以隨着主角── 一個喪失生存意志的畫家──到墨西哥深山自我流放……

原文刊於「影評人之選──天地無垠」節目手冊
Photo Credit: Courtesy of NoDream Cinema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Glxgs7Dl3Ew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