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跟住影評去睇戲:《G殺》

由新晉導演李卓斌執導的《G殺》,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六項提名,也是今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推薦電影之一。今集「跟住影評去睇戲」請來紀陶、葉七城,討論一下《G殺》為何值得推薦,紀陶樂見新導演的創作夠任性,葉七城就特別欣賞剪接和攝影的心思,電影手法刺激。

講者:紀陶、葉七城(附中文字幕)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SZ49bD4m2zE

觀看連結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25周年:「港產片有火」座談會(節錄)

時間:2019年3月2日
地點:MOViE MOViE Cityplaza
嘉賓:陳果(陳)、李卓斌(李)
主持:林錦波(林)

林:歡迎蒞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25周年座談會,今天很榮幸邀請到陳果導演和李卓斌導演跟我們聊聊。李卓斌是新導演,他的《G殺》成為了今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推薦電影;陳果導演的《三夫》更勇奪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獎。先請陳果導演說說現在香港拍片的情況。

陳:就今天主題來說,我覺得年輕人較有火。他們應一直保持這團火。大家知道,CEPA之後中國開放電影市場,香港主流電影製作人都向北移,改變了香港電影生態,傳統商業電影結構不同了。本土沒有了火,這段時期是艱難的。本地很少人願意投資電影,尤其是低成本製作,這是一大問題。幸好政府這幾年栽培新導演,對業界作了些貢獻。新導演入行,能拍他們喜歡的題材。現在的環境完全有別於我們那個年代,八、九十年代新導演入行,往往只能按市場需要,市場要喜劇便拍喜劇,要鬼片便拍鬼片。香港電影現在的生態,反而成就新一代導演的契機。這樣看來,香港電影的火仍沒有滅。




從《電影旬報》看平成最佳導演(上)

2019年3月1日,日本電影學院舉行了第42屆的頒獎典禮,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2018)除榮獲最佳作品獎外,也贏取了最佳導演(是枝裕和)、最佳劇本(是枝裕和)、最佳女主角(安藤櫻)、最佳女配角(樹木希林)、最佳音樂(細野晴臣)、最佳攝影(近藤龍人)和最佳照明(藤井勇)其他七項最優秀獎。最近四年,是枝裕和的三部電影皆是日本學院獎的大贏家。他的《海街女孩日記》(2015)榮獲最佳作品、最佳導演(是枝裕和)、最佳新演員(廣瀨鈴)、最佳攝影(瀧本幹也)和最佳照明(藤井稔恭)共五項最優秀獎。另一部《第三次殺人》(2017)亦榮獲最佳作品、最佳導演(是枝裕和)、最佳劇本(是枝裕和)、最佳男配角(役所廣司)、最佳女配角(廣瀨鈴)和最佳剪接(是枝裕和)共六項最優秀獎。是枝裕和的 《誰知赤子心》(2004)與《小偷家族》雖然贏取了《電影旬報》的最佳作品獎,但當年的《電影旬報》最佳導演獎卻與他無緣。他又曾以《誰知赤子心》及《橫山家之味》(2008)兩次贏取了藍絲帶獎的最佳導演獎,但卻從未被 《電影旬報》選為最佳導演。




從《電影旬報》看平成最佳導演(下)

從另一角度去考察日本導演在平成年代的表現,可以《電影旬報》年度十大佳片作參考。由於在1995年、1997年、1998年、2014年和2015年,排名第十的電影均有兩部,所以在1989-2018年的三十年間,《電影旬報》共選了305部平成佳作,出於逾百位導演之手。



類型電影的一大突破──《異能仨》

《異能仨》(Glass)是《不死劫》(Unbreakable)和《思.裂》(Split)的總結。它在超級英雄電影的類型上另闢蹊徑,作出不同的突破。《異能仨》有別於兩齣前作,故事主題一轉,講的是超級英雄的陰暗面和慘痛結局。其實,描述超級英雄陰暗面的電影,早於2005年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的《蝙蝠俠:俠影之謎》(Batman Begins)已經出現,當時此片曾引起一番熱烈討論。當然,對於熟讀希臘神話的讀者來說,可能認為電影描述超級英雄的陰暗面,並無什麼特別之處,因為每位希臘神話中的神祇都有陰暗面,眾神之神宙斯已是當中的佼佼者,路蘭只是運用了希臘神話的人物特質,套入蝙蝠俠一角而已。此外,路蘭運用了神話結構,塑造了布魯斯韋恩(Bruce Wayne)之所以成為蝙蝠俠的過程,其中需要不停面對自己的陰暗面,衝破弱點,克服恐懼。




《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平淡裡的情懷

《那年夏天,寧靜的海》是日本導演北野武的愛情題材電影。這套主旨為「兩個聾啞人,抱著一個衝浪板走著……」的電影,名字中所謂的「寧靜」屬於兩位主角之間的無聲相對,也屬於那片美麗無聲的海。一部看似平淡簡單的電影,在北野武的功力下,卻在平淡間浸出濃濃的情懷。




《黑手家族》的家族宿命

黑幫主題電影屬於犯罪類型,可包含英雄式浪漫主義、對黑白兩道與社會體制的無奈,以至歃血為盟的兄弟情誼,而法蘭西斯高孟慈(Francesco Munzi)導演的《黑手家族》(Black Souls,台譯《教父啟示錄》),則從家族結構中側寫黑幫的宿命與悲哀。




《義薄雲天》以電影音樂表現的愛情

《義薄雲天》(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1984)由意大利導演沙治奧里昂尼(Sergio Leone)執導,由 Ennio Morricone 負責配樂。故事講述男主角麵條(Noodle,Robert De Niro 飾)一生挫折重重,總是因為自己的錯誤抉擇而遭到身邊重要的人背叛與遺棄。面對愛情,他總無法向深愛的黛博拉(Deborah,Elizabeth McGovern 飾)表達心意,使這段情無疾而終。在電影中,Ennio Morricone 為描述二人感情的情節,添加了兩首美麗絕倫的音樂,分別是《罌粟花》和《Deborah's Theme》。以下將針對兩首音樂放在電影中的意圖作詳細分析。




論《神探福爾摩斯:詭影遊戲》的古典音樂如何展現角色關係

《神探福爾摩斯:詭影遊戲》(Sherlock Holmes: A Game of Shadows)是英國導演佳烈治(Guy Ritchie)2011年的懸疑片,由漢斯季默(Hans Zimmer)負責配樂。電影改編自柯南道爾(Sir Arthur Conan Doyle)《福爾摩斯探案》系列的《最後一案》(The Adventure of the Final Problem)。電影講述福爾摩斯與宿敵莫里亞蒂教授(Professor James Moriarty)的最終對決,最後福爾摩斯決定與對方同歸於盡。

故事設定為十九世紀,選用古典音樂固然是理所當然,但除了配合時代背景,導演的選用和設置也含有深層意義。電影用上莫札特的《G大調弦樂小夜曲》(Eine Kleine Nachtmusik)及歌劇《唐喬凡尼》(Don Giovanni)、舒伯特的《漁夫生涯》(另譯《漁夫小調》,Fischeweise,D811)及《鱒魚》(Die Forelle)和約翰史特勞斯的《加速》(Accelerationen,Op.234)及《維也納圓舞曲》(Wiener Blut)。當中最有明顯意思的,絕對是能彰顯莫里亞蒂性格及用作呼應的歌劇《唐喬凡尼》、呈現其與福爾摩斯對立關係的歌曲《漁夫生涯》及《鱒魚》。



從《電影旬報》看平成最佳電影

2019年是平成31年,但五月皇太子德仁繼位為天皇後,將有新的年號,因此2019年的最佳日本電影,已不屬於平成年代。平成年代的年度最佳電影,由1989年到2018年,總計共有三十部。而每年最佳電影的決定,則以《電影旬報》的推選最有聲望和說服力。這份刊物對電影的評價讓人重視,主要因為其歷史悠久的權威性與評選方法的客觀性。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