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當祈禱落幕時》(二):推理為幌子 親情為核心

導演福澤克雄完全明白《當祈禱落幕時》是《砂之器》的另種投影,尤其在視覺風格上,上半部份便緊跟1974年野村芳太郎執導的《砂之器》,如前半段偵查部份,不斷在滋賀、能登和琵琶湖等地穿梭,高角度大遠鏡拍攝松宮在街巷中行走,用日誌式大字幕交代調查進展等等,意念無疑來自野村芳太郎版《砂之器》。

當祈禱落幕時



《當祈禱落幕時》(三):愛的絞殺 橋的轉化

《當祈禱落幕時》更進一步,翻出了家庭倫理的傷痕和罪疚,父母對子女的保護和犠牲,如雙刃劍一樣。【下含劇透】

當祈禱落幕時



康城筆記:寇比力克、高達、好孩子與壞孩子 new

每年康城影展都有名家新作令人期待,但今年最令人興奮的,卻可能是一部半世紀前的經典《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以最接近原貌的70mm全新印本再現銀幕。幕後推手是當今炙手可熱的《鄧寇克大行動》導演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他自承七歲那年看了此片,改變了他的一生。他也是著名的死忠菲林的粉絲,堅信模擬影像比數碼的更接近人類肉眼的經驗,這回新沖印的菲林無論顏色的厚度和影像的質感,都證實了他所言非虛。尤其是在大影院裡以極大音量感受當年的5+1聲道,電腦HAL的話音環迴四周包圍著觀眾,效果震撼。今天重看此片,首章「人類的黎明」無疑有明顯六十年代的痕跡(尤其是對白場面),卻反而突顯出那些超前的(非電腦)特技場面是多麼厲害,五十年後竟一點也沒過時。

The Image Book
《影像之書》(The Image Book)



「恐怖份子導演」足立正生(上):無法用電影革命……

足立正生不屬於人人口中的電影巨匠,但影史可能以這麼一句話來形容他:去了做恐怖份子的導演。影意志於六月初舉辦「若松孝二與足立正生的獨立電影革命」,讓香港影迷可以領會,五十年前的日本前衛導演在形式及思想上可以有幾大膽。

除了「恐怖份子」以外,足立正生的名字較多和兩位導演扯上關係,一位是大島渚:足立正生在《絞死刑》飾演一角後,為影片構思及製作預告片,然後大島索性請他在《歸來的醉漢》及《新宿小偷日記》加入編劇團隊。(按:《新宿小偷日記》將在影評人之選「1968:電影非常年」放映」)。

另外一位當然是若松孝二。若松在1960年代以超低成本的情色片成名,並成立自己的公司。若松先邀請足立當助導、再請他寫劇本,之後讓他導演自己的影片。足立儼如「若松製作」第二個創作大腦,他遠走中東加入赤軍後,若松的創作力不復當年,是公開的秘密。

椀
《椀》



康城筆記:開幕電影與《十年泰國》 new

今年康城影展開幕電影有近年少見的份量和國際性,《人所共知》(Everybody Knows)由炙手可熱的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迪(Asghar Farhadi,兩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得主)掌舵,西班牙影后彭妮露古絲(Penélope Cruz)及影帝哈維爾巴頓(Javier Bardem)夫妻檔主演,吸引力毋庸置疑。

Everybody Knows
《人所共知》(Everybody Knows)



2018康城直擊(八):頒獎禮後

本屆康城影展的得獎名單已公佈,李焯桃及王勛解釋影評人口味及評審團選擇有別之原因,並提及記者會中,評審團面對記者提問的有趣反應。李焯桃及王勛認為得獎影片雖不算差,但對評審團冷待李滄東及舍蘭的作品感到可惜。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FRu866OCD38

觀看連結



2018康城直擊(七):頒獎禮前總結及賽果預測

李焯桃、王勛及馮嘉琪已看完本屆競賽片,在本港時間5月20日早上舉行的頒獎禮前,總結本屆競賽影片、預測本屆賽果及分享個人心水。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RW8sAQH6dXk

觀看連結



2018康城直擊(六):李滄東《Burning》 new

李焯桃及馮嘉琪談李滄東新片《Burning》,改編自村上春樹短篇小說《燒穀倉》,卻拍出兩小時半的片長,情節是李滄東一貫的簡單。需要觀眾付出耐性,但入局後有令人難忘的魔幻時刻,結尾劇力萬鈞,再歸於平淡。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4tMS2nU7vZU

觀看連結



2018康城直擊(五):是枝裕和《小偷家族》

馮嘉琪及李焯桃談是枝裕和新片《小偷家族》,故事改編自社會事件,一次不尋常的拐帶事件,帶出是枝對日本社會的批判,以及他對家庭倫理的關注。繼續有樹木希林的精湛演出,池松壯亮的參與如畫龍點睛。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NYeJWHzQn-w

觀看連結



契訶夫回望五月風暴──《死不逢時》

路易馬盧1968年一月去印度拍紀錄片,五月初才回到巴黎,並會為同月舉行的康城影展擔任評審。法國電影資料館館長 Henri Langlois 被撤職事件,馬盧不在法國,如今他一踏出巴黎奧利機場便感覺到革命之火,更在巴黎街頭因為頂撞警察,和弟弟一起被多名警察圍毆。

他去到康城,卻掛心巴黎的狀況,亦覺得康城影展若無其事繼續進行,非常不妥。高達及杜魯福從巴黎來到康城,說服影展評審辭任,令影展中止,以響應全國大罷工。馬盧亦有份遊說評審,最後是由他於五月十八日,在影展放映場地上台公佈評審團總辭。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