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tags



影評人之選 2019──天地無垠 new

香港人看土地,普遍局限於城市人的觀念,簡化為「地產」、「置業」的生活保障命題,認為土地問題就是房屋短缺,被誤導相信問題是地少人多,卻不問人口管理政策,認為填海是錦囊妙計,其實急功近利忽略環境生態考量。從「天地無垠」六部經典電影中找尋啟迪,我們或許可以灑脫一點,暫時放下憂戚舉目遠望:當每個人 厲行人生契約,體認天命時,必可找到心安一席之地。

對於一直支持「影評人之選」的影迷,「天地無垠」可視為對第一年「說影生花」(2010) 的遙相應和。尊福的《怒火之花》(1940) 改編自史坦貝克經典小說《憤怒的葡萄》,記錄美國大蕭條年代一個家族的跨州遷移;中國「第四代」導演顏學恕的《野山》(1985) 則改編自賈平凹的《雞窩窪的人家》,故事發生在峽西秦嶺的貧苦村落,適逢農村改革兩對夫妻也互換一下。換個角度,這次也具有2015 年「人在旅途」節目的影子,楊特魯爾的《大移民》(1971)的遷徙路線比《怒火之花》更艱鉅,務農族群從瑞典南部貧瘠的斯莫蘭山區,越洋往新大陸美國的明尼蘇達州;而卡路斯雷加達斯的《天地悠悠》(2002)則跟着一個喪志男人在陌生的墨西哥深山自我流放。以土地為主題,我們的眼界勢必要越過城市煩囂,洞見蒼穹下大地的襁褓。內田吐夢的《土》(1939)及伊士溫卓兹的《雪上行走的人》(1942)皆叩問人性與自然的關係,無論在日本茨城鬼怒川沿河的莊稼人,抑或坦夕凡妮亞高山的伐木族群,面對困厄的命運,始終磨鍊出非凡的人文氣質。

六部電影各自承載特定時空的風土人情,以四方之內的銀幕體察無垠大地。踏地的人,以崇 敬的心靈跟大地之母對話:流離轉徙、還淳反樸、 尋根溯源、知命安身等人文題旨,一一翻土而出。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節目詳情:https://bit.ly/2ZvWDou

放映地點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日期:2019年5月25日至8月31日

預告片:

按此下載節目手冊



影評人之選 2019──天地無垠 new

香港人看土地,普遍局限於城市人的觀念,簡化為「地產」、「置業」的生活保障命題,認為土地問題就是房屋短缺,被誤導相信問題是地少人多,卻不問人口管理政策,認為填海是錦囊妙計,其實急功近利忽略環境生態考量。從「天地無垠」六部經典電影中找尋啟迪,我們或許可以灑脫一點,暫時放下憂戚舉目遠望:當每個人 厲行人生契約,體認天命時,必可找到心安一席之地。

對於一直支持「影評人之選」的影迷,「天地無垠」可視為對第一年「說影生花」(2010) 的遙相應和。尊福的《怒火之花》(1940) 改編自史坦貝克經典小說《憤怒的葡萄》,記錄美國大蕭條年代一個家族的跨州遷移;中國「第四代」導演顏學恕的《野山》(1985) 則改編自賈平凹的《雞窩窪的人家》,故事發生在峽西秦嶺的貧苦村落,適逢農村改革兩對夫妻也互換一下。換個角度,這次也具有2015 年「人在旅途」節目的影子,楊特魯爾的《大移民》(1971)的遷徙路線比《怒火之花》更艱鉅,務農族群從瑞典南部貧瘠的斯莫蘭山區,越洋往新大陸美國的明尼蘇達州;而卡路斯雷加達斯的《天地悠悠》(2002)則跟着一個喪志男人在陌生的墨西哥深山自我流放。以土地為主題,我們的眼界勢必要越過城市煩囂,洞見蒼穹下大地的襁褓。內田吐夢的《土》(1939)及伊士溫卓兹的《雪上行走的人》(1942)皆叩問人性與自然的關係,無論在日本茨城鬼怒川沿河的莊稼人,抑或坦夕凡妮亞高山的伐木族群,面對困厄的命運,始終磨鍊出非凡的人文氣質。

六部電影各自承載特定時空的風土人情,以四方之內的銀幕體察無垠大地。踏地的人,以崇 敬的心靈跟大地之母對話:流離轉徙、還淳反樸、 尋根溯源、知命安身等人文題旨,一一翻土而出。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節目詳情:https://bit.ly/2ZvWDou

放映地點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日期:2019年5月25日至8月31日

預告片:

按此下載節目手冊



跟住影評去睇戲:《天地悠悠》經典電影介紹 new

對於墨西哥導演雷加達斯(Carlos Reygadas)的作品,香港影迷應該不算陌生,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先上映其新作《叛侶時光》(Our Time),繼而M+節目選映《黑暗後的光明》(Post Tenebras Lux),是次「影評人之選--天地無垠」以土地為題,就選了他的長片處女作《天地悠悠》(Japón ),可以隨着主角--一個喪失生存意志的畫家--到墨西哥深山自我流放......

原文刊於「影評人之選--天地無垠」節目手冊
Photo Credit: Courtesy of NoDream Cinema



跟住影評去睇戲:《天地悠悠》經典電影介紹 new

對於墨西哥導演雷加達斯(Carlos Reygadas)的作品,香港影迷應該不算陌生,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先上映其新作《叛侶時光》(Our Time),繼而M+節目選映《黑暗後的光明》(Post Tenebras Lux),是次「影評人之選--天地無垠」以土地為題,就選了他的長片處女作《天地悠悠》(Japón ),可以隨着主角--一個喪失生存意志的畫家--到墨西哥深山自我流放......

原文刊於「影評人之選--天地無垠」節目手冊
Photo Credit: Courtesy of NoDream Cinema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25周年:「創作無.間.道」座談會(節錄) new

時間:2019年3月9日
地點:MOViE MOViE Cityplaza
嘉賓:
麥兆輝)、黃偉傑
主持:登徒(登)

登:歡迎來到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25周年第三場座談會。今晚有兩位嘉賓,一位是黃偉傑導演,《樹大招風》導演之一。另一位是麥兆輝導演,《無間道》導演之一,最近他的廉政風雲:煙幕》上映,在新年期間成為香港票房冠軍。

今天想談談創作人在香港這十多年面對的問題,尤其2003CEPA出現,香港電影人能以合拍片的形式與內地合作,以國產片待遇進入內地市場。自此,很多香港電影人製作合拍片,引起坊間不少討論,其中一種看法是,合拍片扼殺創作自由,為了顧及內地觀眾口味、創作文化以及拍攝機制,犧牲了港產片的本土特色。這種說法已持續發酵了十多年,近年更盛,所以香港才再高舉本土電影。黃偉傑從沒參與拍攝合拍片,說到合拍片就一定要跟麥兆輝談。看看他的電影資歷,2003年拍了《無間道》;CEPA出現後,從《無間道II》到《廉政風雲》,每一部都是合拍片,所以他很有資格跟我們分享合拍片機制是怎樣的。

大圖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25周年:「女導開麥拉」座談會(節錄) new

時間:2019年3月8日
地點:MOViE MOViE Cityplaza
嘉賓:許鞍華(許)、陳小娟(陳)
主持:張偉雄(張)

張:今天3月8日,是女導演主場,將會放映許鞍華的《姨媽的後現代生活》,座談會也請來阿Ann(許鞍華),以及《淪落人》的導演陳小娟。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近出版了《許鞍華 電影四十》,阿Ann由第一部電影《瘋劫》計起,拍電影的年資有四十年;小娟呢,是四個月的資歷?

陳:從電影試映開始計算,剛好四個月。

張:阿Ann是前輩,而你剛出道,你會羨慕並想擁有阿Ann的什麼特質?

陳:我想擁有她看世界的視野,這代表了她本身對事物的敏銳度,必定是從種種人生經歷累積而來的。而我現在看事物仍很表面,經歷還不夠多。有時看她的電影,發現她眼中的小人物原來可以如此呈現,我很羨慕。還想學她在現場控制拍攝的技巧。我一到現場就很亂,是否一路拍下去就會有天突然開竅?還是到現在,你(許鞍華)仍會有困難的時候?




燈照離席:張仲文(上) new

張仲文逝世已一個多月,如今才寫文章總結其電影事業,好像遲了一點。自己遲下筆,是由於張仲文雖然在香港影壇成名,但她的電影生涯卻始自台灣,自己之前未看過她在台灣的演出,於是不敢下筆。幸好人在台北,這幾個星期有空便跑去台北的國家電影中心補看她在台灣時期的幾部電影,終於可以較完整地談她的電影生涯。




燈照離席:張仲文(下) new

張仲文本是中影的基本演員,為亞洲拍戲僅是借將,不過她來過香港拍戲後,便樂不思蜀了。那時香港影業遠比台灣蓬勃,張雖然也有回台為中影拍戲,但更多時還是在香港拍片,六十年代初更與邵氏另簽合約,令中影宣佈廢止她的合約。張在香港最紅是在1958至1959年這兩年。她以其豐滿的胸部,纖幼的腰肢,造成強烈的身材對比,初來時確為香港帶來了很「美式」審美的新女星形象。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25周年得獎回顧 new

適逢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25周年誌慶,我們特別剪輯了歷屆得獎感言精華: https://youtu.be/xZJcDSOlXno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25周年:「港產片有火」座談會(節錄) new

時間:2019年3月2日
地點:MOViE MOViE Cityplaza
嘉賓:陳果(陳)、李卓斌(李)
主持:林錦波(林)

林:歡迎蒞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25周年座談會,今天很榮幸邀請到陳果導演和李卓斌導演跟我們聊聊。李卓斌是新導演,他的《G殺》成為了今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推薦電影;陳果導演的《三夫》更勇奪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獎。先請陳果導演說說現在香港拍片的情況。

陳:就今天主題來說,我覺得年輕人較有火。他們應一直保持這團火。大家知道,CEPA之後中國開放電影市場,香港主流電影製作人都向北移,改變了香港電影生態,傳統商業電影結構不同了。本土沒有了火,這段時期是艱難的。本地很少人願意投資電影,尤其是低成本製作,這是一大問題。幸好政府這幾年栽培新導演,對業界作了些貢獻。新導演入行,能拍他們喜歡的題材。現在的環境完全有別於我們那個年代,八、九十年代新導演入行,往往只能按市場需要,市場要喜劇便拍喜劇,要鬼片便拍鬼片。香港電影現在的生態,反而成就新一代導演的契機。這樣看來,香港電影的火仍沒有滅。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