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



《無間道II》四問

導演:劉偉強、麥兆輝
編劇:莊文強、麥兆輝
演員:黃秋生、曾志偉、吳鎮宇、劉嘉玲、陳冠希、余文樂、胡軍


問一:劉健明(劉德華/陳冠希)是「好人」?

看《無間道II》,大抵有很多話題值得細談。首先是劉健明的角色,由第一集開始,電影的幕後製作人一直強調劉健明處於正邪之間的掙扎,其實我對此說法一向甚抱疑竇,但始終想看看他們在第二集中作何安排才下判斷。現在我的結論是:如果這不是幕後人的虛招,以圖引誘觀眾對劉健明一角增加正面肯定的觀感,來刺激入場意欲,則必定是一「意圖謬誤」的最佳明證。在【無間道前傳.劇本.編劇論述】(星島出版,03年7月初版)中,我們清晰可見幕後人強調劉健明想做「好人」的企圖,然而在第二集中,觀眾更明確地看到他的奸險其實一直有根有本。由殺倪坤(張同祖飾)到不放過心愛的女人 Mary(劉嘉玲飾),他的陰毒首尾一貫,甚至可說是幕後人的敗筆之一 - 把他寫得太過平面化,令角色失卻起伏的魅力。



養父的面貌──《無間道》與《黑白森林》中的黃Sir

1998年,搭配文雋的劉偉強,拍了一個「成也風雲,敗也風雲」的故事。雄霸欲一統江湖,殺害了風、雲之親生父親,以師父身份養育兩孩子長大,幫他成就霸業。雄霸最後敗於風、雲之手,變得神智不清,不斷看到自己殺害的人鬼魂浮現,喃喃唸著「我雄霸是天下第一」。聶風以「是他養大我們」,「凡事太盡,緣份定必早盡」阻止了步驚雲殺死雄霸,讓他留在無間地獄。

2002/3年,搭配麥兆輝及莊文強的劉偉強,再次觸及一個「成也在仁,敗也在仁」的故事。黃志誠欲平定尖沙咀,教唆他人殺死陳永仁的父親,再以上司的身份讓陳永仁復職,去幫自己完成使命。黃志誠事敗後,只希望能早日還清他欠陳永仁的債。陳永仁凡事沒有太盡,令緣份沒有早盡。活在無間地獄多年的黃志誠,終於在北角天台還了給陳永仁。



期待十年的偶像劇──《無間道》

大約十年前,我們在《辣手神探》(1992)中,看見一個身不由己的臥底梁朝偉,終極的對手是黃秋生飾演的黑幫大佬;那時梁仍帶點點稚氣(他含笑走進火場),在亂槍掃射同黨的一場,憤怒與狂傲都表現了。十年後,《無間道》中的黃秋生,已變成最能明白他臥底苦況的上司;梁朝偉卻是歷練得更形滄桑,間中一絲回首微笑,已分不清是黑是白。說《無間道》是《暗戰》(1999)、《暗花》(1998)式兩雄相遇鬥智鬥力警匪/黑道片,不如對準焦點,看梁朝偉那種演技的入竅。戲中他作為警員,一旦要當黑道,他心態上就成了黑道。像演戲,入了角色,沒得抽身。




《無間道》與《英雄》票房的啟示

《無間道》開畫以來屢破紀錄,周四踏入第二周,即遇上《英雄》及《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開畫的左右夾擊。結果票房三分天下,各收140萬左右。《無間道》證實韌力驚人,反觀《英雄》以其超級製作的強大宣傳聲勢,僅能與第二周的《無間道》打成平手,票房令人失望。

箇中的關鍵,顯然不在製作大小(《英雄》成本貴得多) 或卡士強弱 (兩片皆有梁朝偉),而在片種類型及意識形態。純以戲論,兩片皆頗欠完善,姿勢遠遠勝過實際。《無間道》片名便故弄玄虛,首尾借用佛經的無間地獄典故,亦嫌牽強附會。梁朝偉固然並非求仁得仁,劉德華最後的「棄暗投明」(殺曾志偉)也絕非想做回好人那麼簡單。不過,若說他繼續隱瞞其臥底身份,便是苟活得如在地獄中備受煎熬,也沒帶有甚麼說服力,因為這並非電影的結局帶給觀眾的感覺。




無間道

《無間道》這個片名據說來自漫畫《無間行者》,其典則出自佛經所說的無間地獄,所以影片最後也引了佛經關於無間地獄的形容。但那個引用頗為牽強。其實創作人要比附,不如說這個名字出自《孫子兵法.用間篇》,「間」即是間諜臥底,孫子分析用間之道有因間、內間、反間、死間、生間共五間,五間俱起,莫知其道;但五間之道俱不及最高心法「無間道」,「無用之用,方為大用」,「無間之間,方為大間」,聽起來也挺堂皇的。雖然,恐怕創作人其實沒有看過《孫子兵法》,否則在設計情節時五間互用,會有更多變化。




黃秋生的演技層次和技法完美昇華

每當我們評論香港電影演員演技的時候,都會出現好些爭議性的問題,其中演員的明星魅力及其形象發揮的光芒,與好些憑演技表現出眾的演員,好些時都很難放在同一個平台上討論,記憶中當年《重慶森林》的王菲和《紅玫瑰白玫瑰》的陳沖便是一個極佳的例子,到底我們純以演技的表現來評定其優劣,還是以其魅力及形象在影片中發揮超凡風采來定奪呢?

這種情況在香港電影中,經常出現,這與香港電影製作環境有著極密切的關係。現時大部分的電影演員都並非由演藝學校或相關訓練學校出身,他們都以實戰演戲訓練及憑其演戲天份發展出來,其中電視劇集的演出對他們起了重要的影響。




《無間道》巧妙場面經營的示範佳作

《無間道》在芸芸部門配合下所見的成績,除了演員的演技出色外,另外亦以個別場面的設計較為突出,故此也易於烙進人心之中。

其中有幾場都值得拿出來作賞析,依次先為黃秋生第一次於天台上見梁朝偉一幕(11:10至13:18),導演刻意用迴避目光的方法,來處理兩人的感情交流;也借此帶出當中不見得光的糾結──梁朝偉心中當了九年臥底的怨懟,以及黃秋生對他的愧疚。事實上,在場面的設計上,鏡頭捕捉兩人的對話,都有一個特色:就是每當向對方說話時,後者的目光都會迴避說話人,形成視線上的錯位。唯一有兩個鏡頭呈現了兩人的正視,但都以爭辯對抗的吵架氣氛告終,暗中帶出實話實說的相交方法已行不通。




《無間道》蛻變出港式警匪片的新路向

《無間道》大膽地把臥底警匪片的陳套框架,從充滿火爆動作的類型中,蛻變成捉智雙雄式格局;把睇慣睇熟的蠱惑仔打交檔次,一躍而成恍如專業級音響的比試。黃秋生捨身成仁,是說英雄誰是英雄的真戰場;梁朝偉三年又三年的無休止奮鬥,也具備了金雞不倒的頑強鬥志。所以說,精人出口,要戰勝別人,不一定要埋身肉博,正如秦始王一站起來,豪氣已勝任何武林高手。片中梁朝偉說得真沒錯:「你聽下,啲聲幾浮。」《無間道》成為港產片及香港高官都爭相認同的驕傲,這份期待以久的「虛榮感」,已經遠遠超過電影本身。




《無間道》的黑白臥底人物塑造──突破既定道德觀

導演:劉偉強、麥兆輝
編劇:麥兆輝、莊文強
演員:劉德華、梁朝偉、黃秋生、曾志偉、杜汶澤、鄭秀文、陳慧琳

《無間道》整部電影的橋段,雖然仍然不脫港產警匪片及臥底的格局,但它對各人物的造型,以及情節的布局,的確比同類電影略勝一籌,尤其對黑白兩道界線的含糊,帶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質疑。

劉德華飾演的劉建明,和梁朝偉所演的陳永仁這對黑白臥底,標誌著雙生兄弟般的同質與迥異。兩者同樣是臥底,則注定要不斷徘徊偽裝角色和真實角色中。電影的整體推動力正是由兩者作為警察/臥底,忠/奸甚至牽連警司/大佬幾種對立層面的鬥智角力。劉冷峻的外表及處事不驚的態度,使觀眾到最後還搞不清,他到底符不符合警匪模式中的白/忠/正的行為。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