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導演



《哈姆雷特》:煉獄,這是一個慎重的問題

熟悉《哈姆雷特》的讀者/影迷,當然會放心機在帕斯塔拿(Boris Pasternak)如何取捨的心思裡,看《哈姆雷特》(1964)視覺具體化的獨白時刻、關係情理、價值觀抵觸、互動的推進等,甚至,一些可能是哥辛薛夫(Grigori Kozintsev)、史莫敦洛斯基(Innokenti Smoktunovsky)的現場創作,如表達對白時的表情、神韻、小動作,也歸到這位《齊瓦哥醫生》(1965)作者的文本再安排的功勞上。



《哈姆雷特》:存在電影的方法

哥辛薛夫(Grigori Kozintsev)密鑼緊鼓籌備他大銀幕的《哈姆雷特》(1964)時,接受《電影與拍攝》(Films and Filming)雜誌的訪問:

「我覺得莎士比亞需要一種全新、個人的解讀;每一個年代每一次嘗試,都要為角色人物創造新觀點,都應該給現今的觀眾呈現屬於當下、絕對栩栩如生的歷史新觀、詩的神髓和人文精神……我會嘗試展現普世的情感、普世的詩歌哲學,但我不會用傳統劇場的調度,我會用電影的方法。」(I think at the same time Shakespeare needs of a kind of new, individual interpretation. Every new effort of every generation creates a new aspect of this character. A new aspect of history, the spirit of poetry, the sense of humanity, should be modern and absolutely lifelike for audiences today... I shall try to show the general feelings, the general philosophy of the poetry, but I shall not use the medium of traditional theatre staging. I want to go the way of the cinema.)




尋找莎士比亞,兩部哥辛薛夫

莎士比亞四大悲劇,蘇聯導演哥辛薛夫(Grigori Kozintsev)就拍過兩部──《哈姆雷特》(1964)與《李爾王》(1971),也是他最負盛名之作。香港影迷有福了,「影評人之選」及「電影節發燒友」分別選映了這兩部作品,將於香港放映 35mm 拷貝。

《哈姆雷特》的改編劇本出自《齊瓦哥醫生》的原作者帕斯塔拿之手,佈景及演員皆是一時之選,發揮黑白攝影強烈的視覺表現風格,令哈姆雷特特立獨行尋找生命意義的思緒行徑,成為時代骨氣的象徵。遺作《李爾王》改編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巴斯特納克的俄文譯本,取景突顯殘酷世界的蒼涼,把極權下的苦難與人性亦投射其中,把李爾王悲劇帶到另一境界。兩部力作均由蕭斯達高維契負責配樂,令影片更添蕩氣迴腸。

哈姆雷特(影評人之選)
4/4(一)2: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設座談會「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影評人」,粵語主講

7/5(六)2: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張偉雄、李歐梵,粵語主講

李爾王(電影節發燒友)
21/5(六)8: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29/5(日)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劇場 X 電影」工作坊:三個分享,一個探索

「影評人之選2016──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導演」除了放映電影,還舉辦「劇場 X 電影」工作坊,請來三位本地劇場創作人──賴恩慈(好戲量)、馮程程(前進進)、陳恆輝(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談電影與劇場的相互影響,自我解剖舞台創作,分享關於電影與劇場的心得。

最後一節則由鄭政恆和張偉雄,以貝克特唯一的電影《Film》(1965)進行深入探討,並以貝克特其他見諸影像的作品(《等待果陀》、《非我》、《終局》等)為輔例,分析劇場文本與電影影像的互動狀態。

地點:香港太空館演講廳
主持:張偉雄
粵語主講



「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導演」學校電影講座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與康文署電影節目辦事處將於2016年4月至9月合辦放映節目「影評人之選2016──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導演」,適逢大劇作家莎士比亞逝世四百周年。節目透過選映六部改編自著名劇作家的作品,讓觀眾從電影探尋劇作家的藝術足跡。

節目舉行期間,亦會舉行五場到校的免費「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導演」電影講座,透過選映不同年代、國家的電影,以及導師的講解,讓本地中學生認識電影與劇場的關係、兩種媒介不同的藝術處理方法,包括文本互涉、視覺技巧等等。是次講座旨在提供入門認識,給予電影欣賞的入門指導,開拓學生視野,提升學生藝術欣賞的能力及電影常識的水平。

講座內容:

  • 由本會會員擔任講座講者,親身到學校主講。
  • 講座長度約一小時,長度可議,費用全免。
  • 講座須於四月至九月的節目期間舉行,確實日期、時間可由個別參與學校提出,本會作出配合。
  • 講座由學校提供課室或禮堂作為場地,並須有投映設備以作播映片段之用。

報名須知:

  • 講座只接受學校為報名單位。每間學校可報名一次,名額有限,先到先得。
  • 建議參與的學生人數不少於四十人。
  • 如報名學校超過五間,其後報名的會被安排為候補名單。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保留最終決定權。

如欲參加,請填妥以下報名表格並電郵至 project@filmcritics.org.hk 或傳真 2891-2048 至本會。如有垂詢,請電郵或致電 2575-5149 聯絡鄭超卓(Elson Cheng)先生。

按此下載報名表格



影評人之選 2016──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導演

 






主辦: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統籌: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別以為莎士比亞逝世四百周年紀念是個好藉口,電影愛好者也來趁熱鬧,推開這道隔開劇作家與電影的「防煙門」。甚麼防煙門?從影評人的角度去答:是的,那裏有一道門,並且不能經常打開,門裏門外,很多時是一邊在讚一邊在罵,火花四起。我們把門打開,起碼面對一次吧,更要打開得落落大方。雖說以莎士比亞之名,「影評人之選2016」找到的實是哥辛薛夫的莎士比亞,還一併找到李察布祿士的田納西威廉斯、舒倫杜夫的布萊希特、篠田正浩的近松門左衛門、大衛連的諾亞卡活和威廉韋勒的莉蓮海爾曼,好好下工夫去探索劇場文本與電影影像的結合,尋找當中大師經典的印記。

談文本改編,現代觀眾愈來愈明白電影獨特的個性,有自己的藝術呈現形式,甚麼「不忠於原著」、「改得面目全非」,都是過時文本主義的批評及閱讀方式,全不是好壞的根據。甚至如果你說,改得好的地方,就是不囿於原來文本,往往換來另一邊發火回應,那麼,請你不要說你在拍經典文學(劇作及小說)作品了。

這真不是一個討好的功課,卻又不是紛爭多到做不到任何冷靜下來的閱讀。

誰敢改莎士比亞一隻字?劇場人不鼓勵去做,或只是被動地去做,電影導演為了電影,則一定要去改;這是沒辦法的,《哈姆雷特》不改動場次對白的話,影片會是四小時,而且非常沉悶。這帶出一個不必要的「忠於原著」的事實,好的改編電影,就是主動出擊演繹,除了時間上,還有空間上。電影有「複合舞台」的本質,不會甘於將文本逐字逐句搬運,否則幾乎可以肯定,是個殺死文本的行動。從這角度去理解,在不可能忠於原著的情況下,主動去尋找文本的靈魂,仍然令人覺得實踐到「忠於原著」,箇中就必然是不得了的美學工藝。

先從文本主義工夫著手,但不死守,開拓文本、新文本,甚至放低文本,再過渡至電影藝術個性的確立,大抵就是六位策展影評人,連同嘉賓們想達到的全面分享了。電影從經典劇作取出故事性去演繹,在全世界都有例子,四百年來各國各自發展的古典及現代劇場,有取材遠古的希臘悲劇,有取材莎士比亞作品。《心中天網島》是日本民族自覺的形式體現和演進。《巴爾》承載德國人反思劇場能量。《淑女妖狐》是荷里活與左翼劇場關係最親密的時刻。《豪門巧婦》則見證美國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新劇場運動,亦百老匯亦荷里活。《相見恨晚》卻是鮮有例子,是一個劇作家主動尋找電影導演,去作影像化的開拓。我們未必可以提供一張具概略性的文化發展地圖,然而六部作品此時彼刻互動,藝術層次的超越,皆是經典的啟發。

「所有藝術都是兄弟,每一種都是其他的光。」(伏爾泰)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