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慧儀



《雪上行走的人》:天。地。山。人

這是一部難得看到的匈牙利電影,亦是導演伊士溫卓兹(István Szőts)的首部電影。之所以難得,不光是因為這部影像懾人的電影從來未於亞洲地區選映過,亦因爲這部片所拍攝的山區,自奧匈帝國解體後,一直歸屬羅馬尼亞,只是在二戰期間的1940至1942年之間在德國庇護下,短暫地歸還匈牙利。大概因為導演和原著小說家約瑟夫尼路(József Nyírő)兩人都是出生於此山區的塞凱伊人(Székelys),才機緣巧合地成就這部佳作,把坦夕凡妮亞仙境般的山林攝獵幻化成族群的大地之母。




《時光倒流歐羅巴》:創傷後遺與幻覺時空

整部電影是一場可怕的夢魘,充滿令人感到窒息和迷幻的幽閉異境。《時光倒流歐羅巴》大部份劇情都發生在穿越德國城市的夜行列車上;雖然旁白或站頭的標誌在告訴你地標在那裡,但不管是柏林還是法蘭克福,其實車外都只是蒼涼的頹垣敗瓦,和像喪屍般面目模糊的人群。高反差的黑白影像意味著沉鬱、封閉和悲情。

我們隨著催眠式的畫外音(由 Max von Sydow 聲演),來到1945年戰後德國,緊貼著主角里奧波(Jean-Marc Barr 飾)的視點,慢慢認識了鐵路公司大老闆麥斯赫曼的一家三口,與及有份接管德國的美國軍官夏里士上校(Eddie Constantine 飾)。




邊緣地帶邊緣男

遠山滄滄、細雨涼涼、廢置的房子、沒人看管的店舖、荒廢巴士改裝的小食店、一所所破落小鎮裡快要關門的戲院……,大貨車在邊境地域穿州過省,車上兩個男人也正在生命線主軸外的邊緣上浪蕩著,徘徊於過去和未來之間。


邊緣地帶

雲溫達斯的《大路雙王》刻意地拋開一般電影人執著的「故事」和「人物」情節,另闢蹊徑,把真實存在的「地方」凌駕於「故事」和「人物」之上,鏡頭拉闊再拉闊,讓冷戰時期東西德之間的邊境地域,述說自己的故事,並讓電影中的兩位主角和這些邊緣地帶相互碰撞,由途經的「地方」,去決定下一個時空的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