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偉霖



第91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預測(下)

《挑機法官RBG》(RBG)
(導演:Betty West、Judy Cohen)

有本地片商購入,定於下月上畫,與同一題材的劇情片《司法女王》(On the Basis of Sex)並肩在港公映。主角 Ruth Bader Ginsburg(生於1933年)是美國最高法院法官之一,這法院即是美國的最終上訴法庭,透過詮釋美國憲法對案件作出最後判決,因此對美國的政治及社會有著決定性的影響。早前的卡瓦諾(Brett Cavanaugh)提名爭議,正是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政治角力點。

RBG



第91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預測(上)

第91屆奧斯卡將於美國時間2月24日揭曉,最佳紀錄長片花落誰家較少人關心,除了這個類型比較小眾,另一個原因是在香港較難在頒獎前看到全部提名影片。但今年我竟能看足五部,在此分享一下想法。

Hale County This Morning, This Evening



2019搶閘賀歲片(下):《你咪理,我愛你!》及《家和萬事驚》

王祖藍的《你咪理,我愛你!》改編自美國音樂劇,十多年前在香港由風車草劇團公演時,譯成《你咪理,我愛你,死未!》,該團的梁祖堯、邵美君及湯駿業都有在片中客串,而梁祖堯為電影版的編劇之一。




2019搶閘賀歲片(上):《恭喜八婆》及《如珠如寶》

2019年賀歲檔非常熱鬧,港片可以數到六部之多,除了兩部牌面較強的,留到年初一上畫,未過年便先上四部:1月24日先上《家和萬事驚》;《恭喜八婆》、《如珠如寶》、《你咪理,我愛你!》(排名不分先後)則在1月31日同日上畫,想在此對這四部片作一些簡單評論。

事先聲明,我不是要讀者去「支持港片」、「支持賀歲片等於支持港片」、「不准看西片」,亦不是叫人去看某一部,或者不要看某一部港片,切勿對號入座。




左軚車及右軚車:《綠簿旅友》對《毒行俠》

《綠簿旅友》(Green Book)與《毒行俠》(The Mule),前者講1962年美國,黑人爵士鋼琴家到南方巡迴演出,後者是現代的運毒活動,相同地方卻多得很。都是真人真事改編,主角開車橫越美國南北,帶出種族及家庭的情節。

觀眾可以說《綠簿旅友》的種族問題是主菜,《毒行俠》的只是伴碟。也有人指出《綠簿旅友》實際是《山水喜相逢》(Driving Miss Daisy)的黑白倒轉,有機會像該片一樣奪得奧斯卡最佳電影。

綠簿旅友
《綠簿旅友》



《葉問外傳:張天志》:我要做個「道德撚」

坊間對《葉問外傳:張天志》的評語,不外乎「劇本差,武打好」,大有不要挑剔劇本之意。說得太細眉細眼,還可以說是挑剔,但假如是重要的描寫呢?

故事緊接著《葉問3》,張天志本仍接些刺殺或伏擊工作,但有不對付女人小孩及好人的原則,不過這也不夠,他決定只做正行,開士多。原因:「我想做個普通人」。全片說了兩次或更多。




「恐怖份子導演」足立正生(下):……就跑去搞革命

《略稱連環射殺魔》是由1969年4月揭發的「永山則夫事件」啟發。十九歲的永山在一個月內,用一支從美軍基地偷來的手槍,隨機劫殺兩名警衛及兩名的士司機。

足立想將永山的經歷拍成電影,拍攝隊到他成長及去過的地方(包括香港),以及犯案現場,拍下片段做參考。但足立發覺它們就可以是一部影片,毋須用演員飾演永山及重演事件。足立配上少量旁白,說明片段地點及永山在那兒所做的事,音樂由兩位前衛爵士樂手即興錄製。

西方論者將足立推舉為「風景論」(landscape theory)的先驅,《略》重拾永山的足跡,永山不在其中,主角換成「風景」,亦即是他所處的環境,一個表面繁華實則壓逼的風景,亦可當鏡頭是永山的視角。永山走遍日本南北,風景大同小異,想外逃又被遣返,絕望只能透過殺人去抒發。

略稱連環射殺魔
《略稱連環射殺魔》



「恐怖份子導演」足立正生(上):無法用電影革命……

足立正生不屬於人人口中的電影巨匠,但影史可能以這麼一句話來形容他:去了做恐怖份子的導演。影意志於六月初舉辦「若松孝二與足立正生的獨立電影革命」,讓香港影迷可以領會,五十年前的日本前衛導演在形式及思想上可以有幾大膽。

除了「恐怖份子」以外,足立正生的名字較多和兩位導演扯上關係,一位是大島渚:足立正生在《絞死刑》飾演一角後,為影片構思及製作預告片,然後大島索性請他在《歸來的醉漢》及《新宿小偷日記》加入編劇團隊。(按:《新宿小偷日記》將在影評人之選「1968:電影非常年」放映」)。

另外一位當然是若松孝二。若松在1960年代以超低成本的情色片成名,並成立自己的公司。若松先邀請足立當助導、再請他寫劇本,之後讓他導演自己的影片。足立儼如「若松製作」第二個創作大腦,他遠走中東加入赤軍後,若松的創作力不復當年,是公開的秘密。

椀
《椀》



契訶夫回望五月風暴──《死不逢時》

路易馬盧1968年一月去印度拍紀錄片,五月初才回到巴黎,並會為同月舉行的康城影展擔任評審。法國電影資料館館長 Henri Langlois 被撤職事件,馬盧不在法國,如今他一踏出巴黎奧利機場便感覺到革命之火,更在巴黎街頭因為頂撞警察,和弟弟一起被多名警察圍毆。

他去到康城,卻掛心巴黎的狀況,亦覺得康城影展若無其事繼續進行,非常不妥。高達及杜魯福從巴黎來到康城,說服影展評審辭任,令影展中止,以響應全國大罷工。馬盧亦有份遊說評審,最後是由他於五月十八日,在影展放映場地上台公佈評審團總辭。




影評人之選 2018:死不逢時

法國的五月風暴可謂1968年席捲全球的政治風潮的風眼,任何有關1968的電影節目,沒可能不包括一部關於五月風暴的電影。無論你當馬盧是新浪潮導演,或者你要執著地把他歸類成「左岸派」,他仍是經歷過這段動盪時期的重要法國藝術家。然而他對五月風暴的參與,以及回應這段時期的創作,不及同期導演般突出。

與杜魯福及大島渚同樣生於1932年的馬盧,拍攝《死不逢時》的時候,已達半老之年,這部作品也是他最後作品之一。或者 Milou 及 Georges 的年紀,正好和此時的馬盧最接近,而屬於另一世代、踏入中年的 Claire,差不多是馬盧在1968年的年紀吧。

其實新浪潮及左岸派的法國導演,在五月風暴時期俱不是年青人,而是革命之心雖未死,但已逐漸被建制吸納,甚至成為了建制一部分的中年人。《死不逢時》於我的一大魅力,就是馬盧有一種自覺,不去假裝自己就是革命先鋒,亦不會恃老賣老地事後孔明。

香港的文青及藝術片觀眾,近年很愛看「平權片」、「抗爭片」、「逆權片」,雖說可以從中得到啟發,但較深層的滿足似是想將無力感抒發。《死不逢時》在幽默的外殼下,可說是對「強加革命於人民」這個無解問題的冷靜反思。

劉偉霖

2/6/2018(六)7: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6/6/2018(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博比、劉偉霖,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偉霖,粵語主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