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子瑜



《整容天后》──控訴大眾媒體無意識的父權秩序對女性的蹂躪

日本名攝影師蜷川實花執導的電影《整容天后》(Helter Skelter),內容講述明星莉莉子(澤尻英龍華飾)因擁有青春可愛的美貌,在娛樂圈已是炙手可熱的大明星。不過她的美貌和事業並不牢靠,因為她的容貌,甚至全身都是由美容手術塑造出來的,但手術的結果有時限,不能永久擁有。所以莉莉子對於自己一手創造的事業其實相當自卑,恐防自己的光輝會隨容貌老化而去。以防倒退的一天來臨,她受盡皮肉之苦來保持美麗,好讓自己在鏡前仍然光采照人。電影中莉莉子為自己的容貌歇斯底里,只求能於大眾媒體中繼續生存,揭示出現今媒體對於女性仍然有一種物化傾向,蘊含著父權秩序的無意識,打壓著正在媒體下生活的女性。



《地下鐵》──從盲女與張海約的呈現觀看電影對原著的意義弱化

電影公司有時會為了電影的票房保障和省卻龐大宣傳,而選用著名的文學作品改編成電影推出。著名的繪本作家幾米便先後有《向左走‧向右走》、《戀之風景》、《星空》等被改編成同名電影,2003年的《地下鐵》也是其中之一。導演馬偉豪借用了原著繪本中的一些畫面和文字,重組出兩段以地下鐵貫穿的愛情故事。不過改編後的電影版本,與原著繪本所傳達的意義有所差異,只把《地下鐵》簡化成一段盲女的愛情故事。[1]

學者李歐梵曾於著作《文學改編電影》中,認為香港的市場與商品掛鈎,觀眾都從電影來重新認識文學經典。[2] 這使觀眾理解被改編的的文學作品時,會出現意義上的差異,甚或會削弱原著所表達的內涵。




《春嬌與志明》──楊千嬅「港女」到「剩女」的形象擴張

明星研究(Star Studies)始創人理查德‧戴爾(Richard Dyer),認為明星在時間和影片的累積下,明星的銀幕形象會因而確立成一種類型,成為明星的「明星工具」(Star Vehicle),以後該明星的影片便會圍繞著他的工具而建立。楊千嬅在過往的電影中接連演活了「傻大姐」和「港女」形象的角色,直到最近《春嬌與志明》也依然維持著楊千嬅向來的「港女」形象。



《大魔術師》──表現「真實」瓦解的後現代「擬像」世界

我們現在生活的世界,媒體與資訊可說已無處不在,每天都有數千百種各式各樣資訊在我們眼前出現,每樣資訊都像真相般說服著自己的腦袋。法國哲學與社會學家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曾以迪士尼樂園的出現為例,說明後現代社會出現了一種「超真實」現象,將真實不可能存在的想像「擬像」成真實,甚至比真實更真實,同時將真實而不理想的世界變得不再真實。今時今日,門庭若市的各款廣告,當中的模特兒大多都經過電腦軟件修飾,但受眾都信以為真,以為廣告上的人就是真實,甚至有人會將自己已成定局的身材和面貌,花金錢動刀整容,以假當真。媒體的展現已混淆了人類生活中的「真實」與「虛假」。

由爾冬陞導演,梁朝偉、劉青雲、周迅主演的《大魔術師》,講述由歐洲回流的魔術師張賢(梁朝偉飾)以高超魔術技巧作招徠,與逆黨合作,想將草菅人命的軍閥司令雷大牛(劉青雲飾)剷除,及後發現原來只時他背後的副官劉昆山(吳剛飾)聯同以御手洗太郎為首的日本黑鷹黨作祟,想復辟滿清,最後張賢與雷大牛以疑幻似真的戲法將副官及御手洗剷除。當中無論副官、陳國(方中信飾)、張賢都變出了不同戲法來欺騙大眾。真實能做到的,與只能夠靠電腦特技表現的戲法同時出現,叫觀眾相信,甚至最後給假的電影,弄出真的武器來,將人類今時今日的異化生活,濃縮在電影之中。




《龍門飛甲》──李連杰「無性」的銀幕形象及其他人物呈現

英國諾丁漢大學電影博士余瓊(Sabrina Yu)曾於論文〈李連杰:網絡上的明星建構與影迷話語〉中,提及李連杰「無性/性冷感(sexless)」的銀幕形象是李連杰影迷覺得他具吸引力的因素之一,再搭配李連杰私下「居家可靠」的好男人形象,雙重的形象再與其他個人特質重疊,便成為了李連杰獨有且具魅力的明星形象。[1]



《天姬戰》──源自男性小宇宙的女性解放

導演薩克薛達(Zack Snyder)推出充滿男性力量的《戰狼300》(300)後,以同一種表達力量方式,打造一齣彰顯女性力量的《天姬戰》(Sucker Punch)。故事講述50年代,有位化名 Badydoll 的女生,被後父陷害後,給帶到精神病院。她在當中認識了化名 Sweetpea 的女生,然後聯同了其他女生,一起逃出困境。電影的女性為爭取自由,奮力與男性抗衡,大量的動作場面,表現出女性強悍一面。




《血紅帽》──《小紅帽》的名存實亡

《血紅帽》取材自耳熟能詳的經典童話《小紅帽》。猶記得童年時翻開故事書,小紅帽是在探望祖母時,遇上兇惡的狼,狼把祖母吃掉,再假扮成祖母的樣子,想把小紅帽也吃了,但小紅帽心感不妙,反用熱水將牠燙死(另一版本是被樵夫拯救了),教訓是別亂跟陌生人說話。無論從哪一個版本來看,總是離不開小紅帽、祖母和狼,此乃《小紅帽》的重要符號。電影將原著故事中的三個重要符號個別抽出,再重整出一個全新的驚悚《小紅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