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是一門學問──《南荒的童話》

本以為《南荒的童話》是小女孩如何拯救大地的童話故事,看後發現自己誤會了,這是一個現實得很的故事,說的是人類的毀滅與重生、死亡與生存。

死與生

「浴缸村」是小蝦與爸爸眨眼榮的家,那兒人們住在簡陋的房子裡,靠自製的船代步,大人要畜牧獵食維生,小孩上學學習實際的求生技能,過的絕不是夢幻生活,但快樂。小蝦說:「他們以為我們都死了。」他們是誰?是住在堤壩後的人們。這條堤壩是為了隔開急速融化的南極冰川而存在,浴缸村的居民則是因為不願與大自然割裂而死守的人類。此時觀眾才發現,這個故事不是發生在幻想的時代裡,而是我們未來的一個可能性。(電影有很多回應2005年卡特里娜風災的地方,除重現居民因暴風雨迫近而撤離家園的場面外,「浴缸村」的所在地以及包括女主角等六名演員均來自災區路易斯安那州的河口郊區。)




以慾望連繫的《咆哮山莊》

因為太愛《咆哮山莊》的原著小說,很難客觀地欣賞它的改編電影。當那個叫 Heathcliff 的男人大喊「Haunt Me!」,叫死去的愛人回魂去纏繞他的時候,作者 Emily Brontë 告訴我愛之瘋狂及不惜一切。這本書於我地位太超然,所以當我看1939年那個「經典」改編的時候,心裡實在不太舒服。這是常有的吧?忠實粉絲嫌棄改編電影「不忠於原著」,「不像/不似/離晒譜」。我只覺得1939年的《咆哮山莊》是 Laurence Olivier 的個人表演,除了主角也是叫 Heathcliff 和 Catherine,改動之鉅令我不能認同它是《咆哮山莊》。至於2011年的版本,卻是活靈活現得有如從我腦海中蹦出來一樣。




雙城‧傷城──《廣島之戀》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軍佔領法國,小城內韋爾也在其中;戰爭末期,美軍向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傷亡慘重。阿倫雷奈在《廣島之戀》的短短九十分鐘內,訴說了一個無比宏大的故事,從法國女演員和日本工程師的愛情,到廣島和內韋爾這兩座飽歷戰火的城市,以及當中受盡痛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