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



《情淚種情花》:從沉溺中結疤再發芽 new

不瞞你說,我有過一段討厭杜魯福的日子;我就是在那個時候第一次看到《情淚種情花》。我還記得走出戲院的時候,心中折騰着我的是無數質疑和反感。「怎麼能把雅黛兒寫到如此不堪,把她塑造成一個不斷掀起麻煩的討厭女子呢」,我想。電影打從一開始就將雅黛兒投入只有沉淪的愛情漩渦,殘忍而無可逆轉地,看着她一步步邁向崩潰和失常。無論你有多認同雅黛兒的行徑,無可否認這都是一部將傷痛大書特書的電影。對於這種自願地絕望,而且不無自傷自憐的影片,我當時的確很有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