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卓倫



《赤道》:大而無當的故事和角色設定的問題

早前《寒戰》在中港票房上成功,同時兼任編劇和導演的陸劍青和梁樂民再次拍出《赤道》。《赤道》的架構比前作《寒戰》更大更闊,《寒戰》只是香港境內的故事,是警察內部的紛爭,《赤道》則走出香港,涉及中國、日本、南韓和中東,講述恐怖份子在香港爭奪超級大殺傷力武器,中韓港三地特工和警察紛紛捲入。




《永遠的愛麗絲》的中產家庭危機

入場前早已預計不少觀眾會為女主角 Alice(Julianne Moore 飾)的遭遇暗自飲泣,為她的不幸感到傷心。《永遠的愛麗絲》(Still Alice)原著的作者 Lisa Genova 本身是哈佛大學神經科學博士,曾於哈佛大學任教,故事的女主角 Alice 則是哥倫比亞大學的語言學教授(原著中的 Alice 則為哈佛大學教授),有點作者自我投射的意味。語言學教授身份的設定,在電影有兩大原因:



《格雷的五十道色戒》:肉身的救贖

《格雷的五十道色戒》(Fifty Shades of Grey)的原著小說一紙風行,電影版故事大抵上跟原著分別不大,主線依然是女大學生 Anastasia Steele(Dakota Johnson 飾)為校報約見 Christian Grey(Jamie Dornan 飾)。這位極少在媒體露面的青年才俊,難得赴約接受 Anastasia 訪問。他的英俊、財富、事業、修養和學識等,令還未離開大學到社會接觸世面的 Anastasia 大開眼界,深深被吸引,由此她不能自拔地愛上 Christian。




《看見台灣》突出本土意識

《看見台灣》以台灣為題,拍攝當地壯觀浩瀚的山川河海,又拍攝大自然遭污染後的惡劣環境,極像是風景為題的紀錄片。其實拍攝大自然只是手段,側寫台灣的本土意識才是目的。導演將台灣當成拍攝主體,擬人地將台灣看成像人一般,以寫人的方式寫地。




淺談《華爾街狼人》和《續命梟雄》中戲劇手法之異同

《華爾街狼人》(The Wolf of Wall Street)和《續命梟雄》(Dallas Buyers Club)同期在香港上映,同時競逐奧斯卡最佳電影及男主角獎項,兩部電影亦同樣對美國政府作出了批評。




《爸媽不在家》:籠中小雞以小見大

新加坡導演陳哲藝把他的童年往事,拍成電影《爸媽不在家》。他透過片中的小男孩家樂,觀察上世紀亞洲金融危機衝擊後的新加坡家庭,探討家庭成員關係如何分崩離析。電影題材如此具社會意味,想必他會採用寫實的方法拍攝,減少戲劇化的故事情節,用冷靜抽離的態度營造氣氛,重現當時的家庭實況。




《引力邊緣》:隱藏的男性意象

阿方素卡朗(Alfonso Cuarón)在2006年完成了《末代浩劫》(The Children of Men,下簡稱《末》),到今年才推出新作《引力邊緣》(Gravity,下簡稱《引》)。《引》的故事其實帶有《末》的影子。《末》講述未來世界,人類失去生育能力,只有一位黑人女子意外懷孕。反政府組織想捉拿她的嬰兒,作為與政府談判的籌碼,於是男主角肩負起保護人類唯一後代的任務,護送黑人女子到神秘地方。




《凝聚的沉默》:比日本新浪潮電影更偏鋒

電影的故事一直離不開人,六十年代在法國或日本興起的新浪潮電影運動,其電影也離不開人。當時一批年青導演紛紛拿起攝影機,拍年青人的故事,說自己的生活,用電影衝擊上一代守舊的電影文化,杜魯福的《四百擊》和高達的《斷了氣》皆如是,日本的大島渚也用《愛與希望之街》、《青春殘酷物語》和《日本的夜與霧》,記下青年人足跡,回應大時代洪流。

《凝聚的沉默》突破之處在於其故事不是講人,而是講毛蟲。藉著毛蟲由日本南方北上到北海道的故事,表達出年輕一代對上一代的不滿。以毛蟲的敘事觀點,看年青人世界,繼而將眼界放大到日本歷史,其視野之闊,手法之前衛,比其他新浪潮電影有過之而無不及。




《狂野時速6》:西部片的變奏與家庭價值

筆者一直有追看《狂野時速》(Fast and Furious)系列,吸引觀賞的原因只是其險象環生的賽車場面,以及刺激非常的槍戰對陣,其他的文戲委實非筆者的著眼處。當然,荷里活動作片開宗明義以動作為主,猶如西餐廳的牛排餐,大口大口肉一般的動作場面才是主菜,文戲是碟旁的番茄及生菜,用以點綴主菜,從不可口。食客也不會刻意吃碟旁的配菜,主菜的那塊牛排美味垂涎,食客已經覺得值回票價。

可今次《狂野時速6》(以下簡稱《狂野6》)的文戲不似前五齣般單調乏味,並非可有可無。多得張偉雄兄在報章影評提醒,《狂野6》可被看成一齣現代的西部片。更準確點說是該片乃一齣用動作類型來包裝的西部片,家庭價值才是主要戲碼,而家庭價值的面貌,可從荷里活傳統西部片的結構追本溯源。這樣變奏於西部片的動作電影,使《狂野6》多了不少前作未見的內涵。




從女性窺視看其成長──《一代宗師》中女性自覺的意識

《一代宗師》有別於香港過往以人物為主的功夫片,此片勾勒出近代中國武林由民國起至五十年代的變化,這些想法應該來自曾撰寫《逝去的武林》的編劇徐皓峰(即徐浩峰)。他對武林歷史的認識,拉闊了此片的格局和視野,在此應記一功。

武林中人宮二(章子怡飾)、葉問(梁朝偉飾)和一線天(張震飾)南來香港,或開醫館治病救人,或設館教授武術,三人的故事重疊出位處中國邊陲的香港故事。從王家衛的電影討論香港人的身份,一直都是不少電影學者研究他的進路,其中從他的電影鏡頭如何捕捉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入手。於此,《一代宗師》便非常重要,因為此片寫民國武林人士在五十年代南下香港,剛好接上了《阿飛正傳》、《花樣年華》和《2046》的六十年代。《一代宗師》的完成啟動了王家衛由民國起,開往六十代香港的歷史火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