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徒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登徒



《當祈禱落幕時》(三):愛的絞殺 橋的轉化 new

《當祈禱落幕時》更進一步,翻出了家庭倫理的傷痕和罪疚,父母對子女的保護和犠牲,如雙刃劍一樣。【下含劇透】

當祈禱落幕時



《當祈禱落幕時》(二):推理為幌子 親情為核心 new

導演福澤克雄完全明白《當祈禱落幕時》是《砂之器》的另種投影,尤其在視覺風格上,上半部份便緊跟1974年野村芳太郎執導的《砂之器》,如前半段偵查部份,不斷在滋賀、能登和琵琶湖等地穿梭,高角度大遠鏡拍攝松宮在街巷中行走,用日誌式大字幕交代調查進展等等,意念無疑來自野村芳太郎版《砂之器》。

當祈禱落幕時



《當祈禱落幕時》(一):《砂之器》的倒影? new

東野圭吾的「加賀恭一郎系列」映像化作品,來到《當祈禱落幕時》已是第五擊,改編同名小說,據說是此系列的最終章。電影由日劇《半澤直樹》及《陸王》導演福澤克雄執導,從一宗謀殺案,時空跨越逾30年,牽引出兩個家庭上下兩代,眾裡尋他,原來沒有無緣無故的偶然,加賀恭一郎系列,由《新參者》起始,推理是幌子,核心仍是親情。

當祈禱落幕時



從天地初開到遙遠未來:《2001太空漫遊》的開創性

要選上世紀最偉大的科幻電影,《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1968)相信是毋庸置疑的經典,前無古人之作。也許,它亦是寇比力克一生中最成功的作品,他個人生涯的最高峰──無論是視野和技術。

影片靈感來自克拉克(Arthur C. Clarke)的短篇小說《前哨》(The Sentinel),卻同時是寇比力克和克拉克互相砥礪下的心血結晶,克拉克的太空探索,由寇比力克義無反顧地將限制推至極限,題旨和格局都大大提升,亦嘗試從天地初開說到人類的未來。




影評人之選 2017:2001 太空漫遊

要選史丹利寇比力克的傑作,於我必是《2001太空漫遊》。

編輯要求寫一點 personal 的,其實這戲一點都不 personal,寇比力克的處理,正是在明與暗之間,留著許多的白,差不多不讓你有「走私」的空間。

寇比力克希望它如油畫或雕塑一樣,激發到觀者最內在的一層,而這在觀影經驗而言,則是震撼,無論形式和內容,都同樣是破天荒的。

六十年代的 HAL,放在今時今日,會是什麼呢?電腦就在身邊,支配著生活,分不到前後左右,上了癮般的,甘願被支配的……原來寇比力克的寓言,仍在應驗中,科技與文明拍住上了百年,來到今時今日,真是敵我難分。

另一個震撼,自然是用盡了洪荒之力,創造了天地穹蒼,太空的意象,巨大太空船的旅程,在人類不過是登月成功的十年之內,變成銀幕上的影像,魄力就是驚人。

那圓型滾筒般的太空艙,過目不忘,模型特技加大型的佈景,偷天換日的無重之重,像白老鼠跑著跑不完的圈。

說到底,我覺得它是一場噩夢,一覺醒來,已是垂垂老矣,分不到前後左右,只見過去的跑在前頭,首與尾接上了,像圓圈,再跑不出來了,然後夢醒,冒著一身冷汗。

寇比力克抽走了所有能說得明白的,給予了我的一個無限大的想像空間,直至看到泰倫斯馬力的《生命樹》,才終於有相近例子,反省著文明的走向,無論是否相信冥冥中有主宰。

登徒

4/11/2017(六)2: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2/11/2017(日)7: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開幕座談會,講者:登徒、紀陶、鄭傳鍏、吳月華、劉嶔、張偉雄,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紀陶(影評人)、登徒,粵語主講



《嫲煩家族2》(上):清酒和銀杏,青春之夢今何在?

山田洋次《嫲煩家族2》香港上映,口碑雖好,然票房可說強差人意。事實上,此片以老人視角作為焦點,談到孤獨死、無緣老人等日本狀況,確是兵行險著。山田洋次在80、90年代的《男人真命苦》片集中已銳意年輕化,淡化上一代的老餅情懷,此次直截將老人問題作為主題,信心爆棚之餘,情懷則是完全回到其庶民人情的拿手好戲上。

山田洋次老路縱横,由開首的周造駕駛執照的家庭風波開始,家人擔心他「老駕」出事,到重遇關鍵人物老同學丸田,帶出了淪落人的坎坷故事。兩線像各自發展,實則互相呼應,敘事策略上以老駕帶出被遺忘的老人,再問晚景淒涼是誰之過,反思了家庭和倫理關係,確是連消帶打,一氣呵成。



《嫲煩家族2》(下):來自《男人真命苦》的風格和影響

山田洋次以《東京家族》的設定,推展成《嫲煩家族》,再以相同的框架發展出續集《嫲煩家族2》。

《嫲煩家族2》今趟將焦點從上集的暮年離婚,轉為無緣老人,敘事角度,亦由上集的嫲嫲,轉為一家之主老爺周造。這一改,火力更集中(富子在上半段已離家旅遊去),橋爪功亦由頭帶到尾,能量充沛,與上集判若兩人。



一個人物一個世界

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男演員:林家棟(《樹大招風》)

林家棟2016年演出了《兇手還未睡》、《此情此刻》和《樹大招風》,每片皆是群戲中的一員。

《兇手》演暴躁而跋扈的富商,對外對內是雙面人,狂暴、妒忌甚至近乎虐待狂,視妻子為粉飾名門的工具,雖然角色份量不多,且十分定型化,但林家棟的爆發力和壓場感,令整齣懸疑驚憟片添上動力和玩味。

《此情此刻》是照相館的第二代,子承父業,卻無法擺脫心中的歉疚和父親的期望,照相館像牢籠,無法一展抱負,又無法超越父親,遏抑、沉鬱,不苟言笑,心結重重,這角色靠林家棟的演繹而帶出一個被綑鎖的男人。

無獨有偶,《樹大招風》的大賊季正雄,戲中用了「鬼鬼祟祟」來形容他。林家棟擅挑這種複雜角色來演,擅長表達表裡不一的複雜性,但三片而言,則以《樹大招風》難度最大,角色亦最深沉,對白不多,全靠他的處理和演繹,表達了一個大隱隱於市,身份成謎的極度悍匪。



《比海還深》(下):不存僥倖 分離是常態

是枝裕和自2004年的《誰知赤子心》開始進入了現代家庭的範圍,但直至《橫山家之味》,其探討兩代承傳、影響和價值,如何跟現代日本社會狀況互動變化,意識和世界觀才真正成熟起來。

此後又分了兩條路線,正面探討「父親」形象和意義的便有《橫山家之味》、《誰調換了我的父親》及《比海還深》,反過來透過「父親」缺席,從而拼湊起新家庭的,便有《奇跡》、《海街女孩日記》。但真正兼顧三代承轉,亦父亦子的,就只有《橫山家之味》和《比海還深》的良多。(對啊,我是刻意撇走《誰調換了我的父親》的。)



《比海還深》(上):風雨三人行 是枝裕和的下流人生

因颱風妮妲襲港,令我想起《比海還深》往後都會在我的颱風系列裡,佔據首位。對,平靜而沉著的一齣家庭片,以一個不平常的夜晚來推進至高潮,颱風暴雨,已經分散的「一家人」,竟然獲得了一趟促膝夜談的機會。

《比海還深》首三分之二,精彩細緻地鋪排了主角良多的窘迫,三餐不繼,口裡說著自己作家夢想,卻只是幹著鄙卑的私家偵探工作,敲詐和欺瞞,無所不用其極。良多習以為常的「習慣」、「工作」和「生活」,有序穿插:賭錢、借貸、敲詐和偷竊,連高中生和親人都不放過,亦在探望母親時,窺探家中可典當的父親遺物。於是,一個生活潦倒,私德有虧,又對前妻和兒子念念不忘的男人,被描繪得細緻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