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陶



電影鐵路情 : 鐵路與電影文化的裡應外合 new

電影由一開始,就與火車結合情緣。時至今日兩者相處百多年,是否仍舊長相廝守,還是要說一聲分手時刻到了?

鐵路與電影,都是機械文明的產物。蒸汽火車的出現及盧米埃兄弟製造出來的活動映畫攝影機,都是至今為止改變歷史之五十項偉大機械發明之一。電影史紀錄的先鋒作,就是以盧米埃兄弟的《火車進站》(Arrival of A Train at La Ciotat, 1895)為題,至後來定一秒廿四格製式的電影菲林的框格形像,也令人聯想起是給列車固定行駛的鐵路軌,在放影機連續投影放送時,菲林的映像內容就成了銀幕框架內的奔走的活動映像。




《家族》:山田洋次的鐵路戲陣 new

用最近公映的《嫲煩家族3走佬阿嫂》來對比是次「電影,從鐵路開始」選映的《家族》,更能找到山田洋次在電影創作中的鐵路情。




影評人之選 2018:家族

在中學時期,一個人跑進戲院看《家族》的感受是刻骨銘心的。尤其結局當春來的時候,民子向家人道出小牛的出生細節,至今一念想起就霎時感動。因為愛看山田洋次的電影,我也愛上探究日本鐵路文化的發展。

鐵路文化早就融入日本電影中,而且多姿多彩!決定選映《家族》,是因為山田洋次這位庶民電影大師雖已屆八十多歲高齡,依然如鐵人般老當益壯,率領一班電影家族恆常啟動他們的庶民電影火車頭,一直向前衝衝衝而永不退役!愛看山田洋次最近重新啟動的《東京家族》(2013)或《嫲煩家族》(2016)的年輕影迷,不妨以電影鐵路鈎沉的方式,由這部1970年出品的《家族》作為線路終端位,回顧他們由七十年代至今一站接一站的瑰麗經典作。

《家族》拍出逆境時期的旭日氣息,今時今日依然受用。導演拍攝外景場地仍不忘安排日本庶民電影的片廠式視覺處理,以戲劇性及實況式處理的鏡頭留下一個又一個悉心設計。此片記錄日本六七十年代的社會民情,尤其強調大阪博覽會帶來的時代轉捩點;數十年後重溫,亦更明白當年的文化對日本本土仍具影響力。

大概因為山田洋次父親是鐵路工程師,不少影評人已指出這位電影大師的作品好像玩尋寶遊戲般,隱藏著一個又一個關於鐵路文化的小主題。這次就由《家族》這部經典電影開始,與大家一起來個山田洋次電影的鐵路縱橫遊!

紀陶

7/10/2018(日)2:3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26/10/2018(五)7:3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 設映後開幕座談會,講者:紀陶、吳月華、林錦波、登徒、陳志華、喬奕思,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張偉雄、紀陶,粵語主講(湯禎兆因事未能出席映後座談會,敬請留意)



《活死人之旅》:文字套餐至本草綱目

一:布洛斯的時代及跨時代

小說《祼體午餐》(Naked Lunch)及其作者威廉布洛斯(William Burroughs)仍是西方文化的異類,他觸及的文學意境仍被視為一個大迷區,無忌諱的毒癮及性交描述幾乎仍屬文學禁忌。由於故事發展充滿學術性以及有跡可隨的系統化思維,對文字書寫及鍵盤書寫(打字機)的分別有獨到觀察,《祼體午餐》仍然是一本能導人入聖或入魔的奇書。




繁星閃爍依然──用神秘學眼光回望《2001太空漫遊》

據聞《2001太空漫遊》(1968)最初構思時,太空船是往土星三號衛星航行的。當時的說法是文字描述不難,但以當年的光學特技就很難拍出土星的光環影像,故此最終決定改往木星,但故事命題不變。若我們用神秘學的角度,再用觀星望遠鏡去看此經典電影,這電影至今仍是活生生的,仍有很多新穎的訊息被發現出來。



影評人之選 2017:活死人之旅

看過英文原著《裸體午餐》的讀者,都知道這本「垮世代」文學先鋒作絕不可能改編拍成電影。但大衛哥連堡找到原作者威廉布洛斯的支援,照辦拍成一部同樣份量的尖峰實驗劇情片,將故事中的毒癮 世界作出可見可聞的赤裸呈現!

電影《活死人之旅》滿載神秘訊息,精心依據原著的瘋癲意圖,將原著的英文語境改為一個又一個敘事式鏡頭,然後將其徹底暴力肢解,更依原著書名的意圖,將殺人用的解剖刀作為食桌上的餐用刀,把影像切割,撕毀形象化的表皮,讓電影變回赤裸的單純肉粒!

本來連外文都難以翻譯的文學傑作,電影版更將其昇華化為視覺蝴蝶,文字不能盡錄的幻想賦予映像化,充滿四十年代末期的爵士樂式,也把故事內容涉及的歌聲及蟲鳴音效化,將當年的垮世代運動來一次跨媒體互聯!

電影版嘗試將文字宇宙作出破繭式蛻變,也依原著將故事作為餐單形式處理,在餵食過程中帶領大家發現知識原來就是毒品,文字發明無非是要令你吸食上癮!若果化妝成毒癮者依計而行,回到亞當與夏娃未吃禁果時的狀態,就可伺機逃亡!

選映《活死人之旅》是我們一次大膽去破碎虛空的冒險行動!嘗試在現時社會滿佈謊言、全城具備末日氛圍之際,將半世紀之前已經生起釋放文字枷鎖的革命行動來個招魂盛會,而且更希望……

儘快解鎖,……早走!……早著!

紀陶

11/11/2017(六)7:0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19/11/2017(日)7: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梁錦祥(資深傳媒人)、MC仁(音樂人)、紀陶,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梁錦祥(資深傳媒人)、紀陶,粵語主講
** MC仁因事未能出席11月19日之映後座談會,敬請留意



愛憎之後的不條理劇

當你深入探討愛與憎一部電影時,你會碰到令你解不清的不條理。在不條理的狀態下,你將會帶來不明恐懼,又或者引起臣服。

認識「不條理劇」這個名稱是在一九八三年的時候,當時在日本拜會木偶動畫大師川本喜八郎,我說很喜愛他的《道成寺》以及《火宅》,他就娓娓道出不條理劇是他創作之源。後來明白,日本的能劇與歌舞伎的故事題材,以及小泉八雲醉心搜集的日本民間傳說《怪談》,甚至最近公映的鐵道科幻《GANTZ殺戮都市》,都是屬於不條理劇的典範。

能超越愛與憎之官感選擇的表面層次,不條理劇同樣利用官感來昇格的妖異戲種,能創造一種情緒糾纏,令看者墮入愛與憎之內在更浩瀚無垠的感官世界。



一個充滿靈感的座談會──《怪談》觀後感

因為《怪談》原小說以及電影版一直被視為靈異題材典範作,也想在放映之後的座談會加多點玄幻效果,故此決定以《鬼聲.鬼戲》作為座談主題,也多得好友MC仁仗義幫忙,他負責講鬼聲,我來談鬼戲,並由當日到會朋友共同製造一次相當互動的交流會。



以美麗傳遞文化的《怪談》

《怪談》的故事材料搜集自日本民間傳說,大部份來自江戶期間流傳至明治時期的耳傳故事,來自西方的異人(外國人)小泉八雲,是個被譽為是解釋日本文化的西方最佳傳詮者,尤其至今仍然廣為傳誦的,是他這本《怪談》。




【HKinema #9】十年生死兩茫茫──香港10年電影的圍城現象

紀陶(製表、口述)

九七之後,香港電影人除了在製作中表現以前的香港價值和區域訊息,還有意無意借助繼續拍片,反映香港社會當前的精神狀態。

(1)前五年(1997-2002):混沌期

香港電影表現的固有本土價值,是殖民地時期(尤其是七十年代後)建立的小型都市文化特色,包括自由港及貿易至上意識,強調生產自由創作的商品。作為一個「不太殖民的殖民地」,香港原有價值在這時期開始沒法發揮,影人紛紛思考如何面對及適應新的社會體係。變化醞釀期。沒有太大的危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