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明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三位女導演 new

在平成年代,日本六大電影獎一共頒發了179個最佳導演獎,這是因為1999年報知映畫獎的導演獎從缺。三十年間的獲獎者共有66人,其中一次獲獎的有28人,兩次得獎有7人,三次獲獎的有13人,而獲獎四次或更多次的有18人。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傑出男優(下) new

眾所周知,有頒發獎項的國際電影節,包括歐洲每年在德國柏林、法國康城與意大利威尼斯舉辦的三大影展,僅設有男演員獎和女演員獎兩項獎,並沒有如美國奧斯卡金像獎及其他國家的電影界所加設的男配角獎與女配角獎,以表揚戲份不多的演員。日本《電影旬報》於1955年設立男演員獎和女演員獎後,到1975年才增設男配角獎與女配角獎,日語稱之為助演男優賞與助演女優賞。高顏值和有才華的年輕人比較有機會當主角,但也要靠環境的培養、不斷的努力、個人的運氣與歲月的磨練。很多演員一生只能當配角(脇役),且從未獲獎。畢竟電影界的競爭非常激烈,獲獎者只有極少數才能被賞識的幸運兒。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傑出男優(上) new

大圖

日本從十九世紀末迄今的年號,依次為明治(1868年10月-1912年7月)、大正(1912年7月- 1926年12月)、昭和(1926年12月- 1989年1月)、平成(1989年1月-2019年4月)與令和(2019年5月- )。在平成年代終結之月,回顧三十年來日本男演員的表現,正是適當的時候。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傑出女優 (下) new

大圖

宮澤里惠在荷蘭生父離開日本後,由母親獨力撫養成人,十一歲開始拍廣告,十五歲投入影視界,十八歲出版裸體寫真集,經歷了輝煌與消沉,曾離開影壇四年,於1996至1999年只在電視演出。新世紀以降,主演了台灣電影《運轉手之戀》(2000,陳以文、張華坤合導)和香港電影《遊園驚夢》(2001,楊凡)後,再活躍於日本影壇。《遊園驚夢》也讓她榮獲莫斯科影展的最佳女演員獎。2002年,她以戲份不多的《黃昏清兵衛》榮獲三個女主角獎和三個女配角獎,從此演技大進,十數年間終於從青春偶像成功轉形為實力派演員。



從得獎紀錄看平成傑出女優(上) new

大圖

日本有六個重要的電影獎,每年皆頒發8至21個獎項,其簡史概見下表:

獎名 創立年份 獎項數量 2018年屆數
 電影旬報 1924 15 92屆
每日映畫 1946 21 73屆
 藍絲帶 1950 8 61屆
 日本學院 1977 20 42屆
 報知映畫 1976 10 43屆
 日刊體育 1988 10 31屆

《電影旬報》創刊於1919年,1926年開始選出日本十大電影,每年的最佳日本電影遂榮獲「作品賞」。除了1943至1945年因戰事停止外,電影旬報獎到2018年已是第92屆,比美國奧斯卡金像獎還多一屆。



從《電影旬報》看平成最佳導演(下) new

從另一角度去考察日本導演在平成年代的表現,可以《電影旬報》年度十大佳片作參考。由於在1995年、1997年、1998年、2014年和2015年,排名第十的電影均有兩部,所以在1989-2018年的三十年間,《電影旬報》共選了305部平成佳作,出於逾百位導演之手。



從《電影旬報》看平成最佳導演(上) new

2019年3月1日,日本電影學院舉行了第42屆的頒獎典禮,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2018)除榮獲最佳作品獎外,也贏取了最佳導演(是枝裕和)、最佳劇本(是枝裕和)、最佳女主角(安藤櫻)、最佳女配角(樹木希林)、最佳音樂(細野晴臣)、最佳攝影(近藤龍人)和最佳照明(藤井勇)其他七項最優秀獎。最近四年,是枝裕和的三部電影皆是日本學院獎的大贏家。他的《海街女孩日記》(2015)榮獲最佳作品、最佳導演(是枝裕和)、最佳新演員(廣瀨鈴)、最佳攝影(瀧本幹也)和最佳照明(藤井稔恭)共五項最優秀獎。另一部《第三次殺人》(2017)亦榮獲最佳作品、最佳導演(是枝裕和)、最佳劇本(是枝裕和)、最佳男配角(役所廣司)、最佳女配角(廣瀨鈴)和最佳剪接(是枝裕和)共六項最優秀獎。是枝裕和的 《誰知赤子心》(2004)與《小偷家族》雖然贏取了《電影旬報》的最佳作品獎,但當年的《電影旬報》最佳導演獎卻與他無緣。他又曾以《誰知赤子心》及《橫山家之味》(2008)兩次贏取了藍絲帶獎的最佳導演獎,但卻從未被 《電影旬報》選為最佳導演。




從《電影旬報》看平成最佳電影 new

2019年是平成31年,但五月皇太子德仁繼位為天皇後,將有新的年號,因此2019年的最佳日本電影,已不屬於平成年代。平成年代的年度最佳電影,由1989年到2018年,總計共有三十部。而每年最佳電影的決定,則以《電影旬報》的推選最有聲望和說服力。這份刊物對電影的評價讓人重視,主要因為其歷史悠久的權威性與評選方法的客觀性。




黑澤明回顧之三:歷史地位與世界影響

黑澤明在日本電影史的地位,可以從他的全部作品、單一影片和個人聲望三方面考察。根據《電影旬報》1926-2017年日本電影導演歷年入選旬報十大佳片的次數和得分作一統計(排名第一的影片得十分,第二的得九分……第十只有一分),成績最佳的三位導演是:首名黑澤明(25次入選,共得179分),次名小津安二郎(20次入選,共得144分),第三名山田洋次(27次入選,共得142分)。黑澤明的30部電影,完成於戰後的有26部,入選《電影旬報》年度十大的有25部(僅《白癡》落選),其長勝記錄也是無敵。若以單一影片論,他的《七俠四義》先後五次皆上榜《電影旬報》1979-2009年的五次日本電影史上十大佳片競選,三次排名第一(1979、1989、1999),兩次排名第二(1995、2009;第一是小津安二的《東京物語》)。不過小津只有《東京物語》一片五次入選,但黑澤明的《羅生門》也曾四次入選(1979、1995、1999、2009),《留芳頌》也曾三次入選(1979、1989、1995),而《野良犬》也在 2009 年以第十名入選。

留芳頌
《留芳頌》



黑澤明回顧之二:融會東西方文化藝術

黑澤明一向喜歡繪畫,對歌麿、北齋和寫樂的浮世繪有認識。他特別喜歡鐵齋的水墨畫,但對陶瓷卻一無所知。不過在戰爭時期,他重新學習日本的傳統文化,很快就沉溺於日本傳統美的世界。除了向古董專家請教外,也迷上了能樂。他讀了世阿彌的《藝術論》和大量有關能樂和戲劇的書。所以後來他把歌舞伎作品《勸進帳》改編成《踩虎尾的男人》,又將能劇舞臺的技術和音樂活用在《蜘蛛巢城》和《影武者》中。能劇的動作和能面的表情等,對他的電影製作有啟示,也和演員的化妝有關係。《影武者》和《亂》亦表現了日本藝術的形式美。他很喜歡塞尚、梵谷和魯奧等法國畫家。《夢》由八個故事構成,第五個故事《鴉》的主人公是梵谷,由美國導演馬田史高西斯扮演。梵谷出場時,背景音樂是蕭邦的《雨滴》。在劇本撰作的階段時,黑澤明就決定以德弗扎克的《新世界交響曲》為本,與橋本忍合寫《七俠四義》這部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