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明



從《電影旬報》看平成最佳電影

2019年是平成31年,但五月皇太子德仁繼位為天皇後,將有新的年號,因此2019年的最佳日本電影,已不屬於平成年代。平成年代的年度最佳電影,由1989年到2018年,總計共有三十部。而每年最佳電影的決定,則以《電影旬報》的推選最有聲望和說服力。這份刊物對電影的評價讓人重視,主要因為其歷史悠久的權威性與評選方法的客觀性。




黑澤明回顧之三:歷史地位與世界影響

黑澤明在日本電影史的地位,可以從他的全部作品、單一影片和個人聲望三方面考察。根據《電影旬報》1926-2017年日本電影導演歷年入選旬報十大佳片的次數和得分作一統計(排名第一的影片得十分,第二的得九分……第十只有一分),成績最佳的三位導演是:首名黑澤明(25次入選,共得179分),次名小津安二郎(20次入選,共得144分),第三名山田洋次(27次入選,共得142分)。黑澤明的30部電影,完成於戰後的有26部,入選《電影旬報》年度十大的有25部(僅《白癡》落選),其長勝記錄也是無敵。若以單一影片論,他的《七俠四義》先後五次皆上榜《電影旬報》1979-2009年的五次日本電影史上十大佳片競選,三次排名第一(1979、1989、1999),兩次排名第二(1995、2009;第一是小津安二的《東京物語》)。不過小津只有《東京物語》一片五次入選,但黑澤明的《羅生門》也曾四次入選(1979、1995、1999、2009),《留芳頌》也曾三次入選(1979、1989、1995),而《野良犬》也在 2009 年以第十名入選。

留芳頌
《留芳頌》



黑澤明回顧之二:融會東西方文化藝術

黑澤明一向喜歡繪畫,對歌麿、北齋和寫樂的浮世繪有認識。他特別喜歡鐵齋的水墨畫,但對陶瓷卻一無所知。不過在戰爭時期,他重新學習日本的傳統文化,很快就沉溺於日本傳統美的世界。除了向古董專家請教外,也迷上了能樂。他讀了世阿彌的《藝術論》和大量有關能樂和戲劇的書。所以後來他把歌舞伎作品《勸進帳》改編成《踩虎尾的男人》,又將能劇舞臺的技術和音樂活用在《蜘蛛巢城》和《影武者》中。能劇的動作和能面的表情等,對他的電影製作有啟示,也和演員的化妝有關係。《影武者》和《亂》亦表現了日本藝術的形式美。他很喜歡塞尚、梵谷和魯奧等法國畫家。《夢》由八個故事構成,第五個故事《鴉》的主人公是梵谷,由美國導演馬田史高西斯扮演。梵谷出場時,背景音樂是蕭邦的《雨滴》。在劇本撰作的階段時,黑澤明就決定以德弗扎克的《新世界交響曲》為本,與橋本忍合寫《七俠四義》這部傑作。




黑澤明回顧之一:氣壯山河五十年

日本電影近年表現欠佳,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在今屆法國康城影展勇奪金棕櫚獎,雖然是個意外的驚喜,卻令人更懷念在日本戰後的半個世紀裡,已辭世20年的黑澤明(1910-1998)的電影在歐洲、亞洲和美洲不斷獲獎的輝煌歲月。




我看是枝裕和

1996年春,我在第二十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中看了是枝裕和的首部劇情長片《幻之光》(1995)。該片是日本《電影旬報》1995年十大佳片的第四位,對白少而情節簡單,多遠景、長鏡頭和靜止鏡頭,用自然光拍攝的影像幽暗和充滿詩意。導演用優美的畫面和豐富的音響,深刻地描寫了女主人公由美子從快樂到絕望,經迷惘到妥協的心路歷程。影片令人難忘的場景、畫面和色彩比比皆是:例如拱橋上的老少人影,黑夜疾行的火車燈光,隧道外的青蔥美景,曾曾木海岸的雄偉風光,送葬行列的黑衣人,由美子的白襯衫,還有多次出現的紅色物品(田野的紅花、廚房的紅器皿、集市的紅帳篷)等等。《幻之光》是一部佳作,雖然它有模仿侯孝賢及西奧.安哲羅普洛斯的電影的痕跡。

幻之光
《幻之光》



如何評價鈴木清順及其電影

2017年的香港亞洲電影節雖然在11月20日已經結束,但焦點導演鈴木清順(1923-2017)的回顧展於12月1-10日才舉行。節目中的大正浪漫三部曲──《流浪者之歌》(1980)、《陽炎座》(1981)和《夢二》(1991)──各放映三場(《流浪者之歌》在11月已優先放映了一場),其餘各映兩場的電影是:《探偵事務所23》(1963)、《野獸之青春》(1963)、《肉體之門》(1964)、《東京流浪者》(1966)和《殺之烙印》(1967)。

1979年《電影旬報》邀請96位文化人選出史上日本十大電影,鈴木清順的《野獸之青春》、《東京流浪者》和《暴力挽歌》(1966)各得一票,同列第46位。1982年5月30日出版的《電影旬報》增刊《日本映畫200》,鈴木的《暴力挽歌》和《流浪者之歌》一同入選。1989年《電影旬報》邀請86位文化人選出史上日本十大電影,《流浪者之歌》是第15位,《暴力挽歌》和《野獸之青春》亦分列第32位與第84位。

殺之烙印
《殺之烙印》



鈴木清順在香港

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的焦點導演是日本的鈴木清順(24.5.1923 - 13.2.2017),特別介紹他的八部電影,先在11月放映一場他的傑作《流浪者之歌》(1980),繼於12月重映該片兩場,另放映以下七部電影:《探偵事務所23》(1963)、《野獸之青春》(1963)、《肉體之門》(1964)、《東京流浪者》(1966)、《殺之烙印》(1967)、《陽炎座》(1981)和《夢二》(1991)。




巴爾:一個天才詩人之死

《巴爾》是西德兩位傑出導演和兩位著名女演員,於1969年合作的一齣電視電影。前兩位是當年三十歲的舒倫杜夫(Volker Schlöndorff),與二十四歲的法斯賓達(Rainer Werner Fassbinder),後二人為二十七歲的瑪嘉烈特馮佐坦(Margarethe von Trotta),和二十六歲的漢娜舒古拉(Hanna Schygulla)。《巴爾》改編自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於1918年二十歲時所寫的同名劇本。舒倫杜夫是1966年才首次執導《少年托利斯》的電影導演,而劇場出身的法斯賓達於1969年剛完成他的第一部電影《愛比死更冷》。




吉永小百合與山田洋次

2015年12月12日,由84歲的山田洋次導演、70歲的吉永小百合主演的《給兒子的安魂曲》(母と暮せば,台灣譯《我的長崎母親》)在東京公映。電影界競爭劇烈,導演年過60不易受聘,女演員接近50歲也很難再當主角。兩者能合作的機會更少。不過日本的情況比較特殊,在山田與吉永這例子之前,1991年即有黑澤明(81歲)和村瀨幸子(86歲)的《八月狂想曲》,1995年繼有新藤兼人(83歲)和杉村春子(86歲)的《午後的遺書》,而2001年亦有市川崑(86歲)和岸惠子(69歲)的《偷偷的媽》。前二片高居《電影旬報》年度十大佳片的第三位與第一位,《偷偷的媽》也讓岸惠子榮獲日本學院與日刊體育大獎的最佳女主角獎。今次《給兒子的安魂曲》亦不負眾望,除入選《電影旬報》十大佳片的第九位外,也在國內榮獲多項電影獎,包括《電影旬報》的最佳男主角獎(二宮和也)與最佳女配角獎(黑木華),每日映畫競賽的最佳男配角獎(加藤健一)和最佳音樂獎(坂本龍一),以及日本學院的最佳男主角獎(二宮和也)與最佳女配角獎(黑木華)。

如果和母親一起生活
《給兒子的安魂曲》



蔦哲一朗的《祖谷物語》

2014年2月15日在日本公映的《祖谷物語》,雖然早在2013年東京國際電影節的「亞洲之風」單元得到特別表揚,繼於2014年一月挪威特羅姆瑟國際電影節與二、三月倫敦泛亞電影節也先後榮獲最佳影片獎,然而在2014年《電影旬報》第88回的十大佳片投選中,卻只取得七票共29分名列第30位。該片曾於2014年上海國際電影節放映,但到2016年三月底在豆瓣電影網的374次評價裡僅得7.0的平均分,似乎聲譽在日本和中國都不算高。其實《祖谷物語》是主題宏大、影像優美、敘事魔幻的出色獨立影片,所以能名列2015年九月西班牙聖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的「日本獨立電影 2000-2015」節目表中,是入選的35部電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