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鋒



《水行俠》的英雄特性 new

上文提到 Geoff Johns 編劇的《水行俠》漫畫對電影版的影響,這裡可以談得詳細一點。《水行俠》電影的基本情節,幾乎都建基於 Geoff Johns 為水行俠引入的新元素:像 The Trench 裡的那群有點像異形的怪物,又如黑蝠鱝與水行俠有殺父之仇(早前黑蝠鱝的起源故事並非如此),及水行俠與海洋領主的爭位之戰,以至那個沉迷於證明阿特蘭蒂斯存在的 Dr. Shin,都是 Geoff Johns 的創作經轉化進入了《水行俠》電影版中。




《水行俠》角色的形象演變 new

繼《神奇女俠》之後,《水行俠》(Aquaman)也賣座,DC 好像終於走上正軌。《水行俠》的成功比《神奇女俠》更重要,因為神奇女俠向來與蝙蝠俠、超人同是 DC 最有代表性的三大英雄,而水行俠在 DC 超能英雄中雖有著核心地位,卻又不是一個暢銷的角色,如今電影賣座,證明漫畫和電影到底媒介不同,而這部電影的改編確也做對了一些事。自己收藏 DC 漫畫多年,想趁影片賣座之際,較完整地談談水行俠這個角色。




燈照離席:岳華 new

井莉、李菁之後,岳華也去世了。一年之內,竟已有三位邵氏公司的大明星去世。井莉和李菁的明星生涯幾乎都是在邵氏度過,岳華有點不同,邵氏之後,他還有很長也相當成功的電視時期。但無論他演了多少電視劇,他給我們的感覺難免仍然是「邵氏明星」。

岳華出身自邵氏的南國訓練班,是最早期的學員。比起也是今年逝世的雷震,或雷震同期的趙雷、陳厚、張揚等,岳華是新一代的男星。他也是在南國中較早擔任主角的一位,1966年便在胡金銓執導的《大醉俠》任男主角「大醉俠」范大悲。《大醉俠》是邵氏推出彩色武俠新攻勢後首部賣座武俠片,但真正因它紅起來的明星,其實是演金燕子的鄭佩佩。邵氏好像沒有因岳華主演了《大醉俠》而當作一回事。在其後一年多,他在很多電影中還是演各種大大小小的角色,包括在嚴俊的瓊瑤電影《寒煙翠》(1968)中演愛情騙子,夥拍副線的井莉。要到1968年才漸漸固定武俠片男主角的地位。




燈照離席:紀念羅熾導演(下)

羅熾在1964年開始轉拍粵語片為主。他之前也拍過粵語片,他執導的《天山猿女》(1961)是第二部改編蹄風小說的電影,與羅維的《猿女孟麗絲》同年但遲了一個月。他轉拍粵語片後,以拍攝動作片而知名。其中為仙鶴港聯公司執導的《女黑俠木蘭花》系列(三集,1966-1967)相當出色。女黑俠木蘭花是把女俠黃鶯「占士邦化」。從製作和動作處理上,羅熾都成功把現代女俠片升級。他用了唐佳、劉家良任武術指導,打鬥效果較過去的女俠黃鶯系列進步不少。像第一集曾江飛身翻騰再揚槍射倒石堅一擊,便相當漂亮。



燈照離席:紀念羅熾導演(上)

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事後大家都談論獲頒終身成就獎的楚原,談論他在台上侃侃而談的睿智和風姿。但相信很少人留意到頒獎禮上另一環節中的一位粵語片導演,那就是在懷念逝世影人環節中提及的羅熾(1932-2018)。羅熾導演在粵語片中名氣不算很大,因為他的粵語片產量不多。但他的電影歷程相當豐富,而且也拍過一些相當有份量的作品。有關羅熾導演的簡略生平,香港電影導演會編的《香港電影導演大全》有記載,其網上版現在仍搜尋得到: http://www.hkfilmdirectors.com/zh-hk/director/law-chi




《蕩寇風雲》:紮實的歷史視野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編劇:熊召政、王思敏、譚廣源、吳孟璋(《蕩寇風雲》)

《蕩寇風雲》的劇本有一個難得的優點,是帶來過去港片罕見的歷史視野。回顧過去香港以及台灣以禦倭戰爭為題材的電影,這個優點便至為明顯。過去港、台抗倭電影的例子,有1973年王羽自導自演的《戰神灘》,胡金銓導演、喬宏飾演抗倭名將俞大猷的《忠烈圖》(1975),丁重導演、柯俊雄飾演戚繼光的《戚繼光》(1978),還有郭追導演、狄龍飾演戚繼光的《蕩寇英雄傳》(1981)。其中《戰》、《忠》及《蕩》三部武俠片,主要情節都是找一群武藝高強的人來把東洋高手打倒。《戚繼光》雖不是武俠片,但採用流行福建的「戚繼光斬子」的故事,民間故事味濃,並沒有觸及禦倭戰爭的真正軍事情況,更遑論背後更深更複雜的政治情況。《蕩寇風雲》劇本高明的地方,是它對禦倭戰爭的歷史有深入的認識,並且從中提煉出人物和劇情,不為了橋段罔顧史料,生安白造。於是人物刻劃飽滿,一個軍事家終於像一個軍事家,再由人物帶出那個年代。



《蕩寇風雲》:腐敗體制下的英雄

《蕩寇風雲》講的是明朝名將戚繼光抗擊倭寇的故事。還記得當年讀戚繼光著的《紀效新書》時的震撼。《孫子兵法》當然極之高明,但你不會相信自己讀了《孫子兵法》後就可上陣打仗,因為你連甚麼兵器適合上戰場都不知道,更遑論一個小隊應有多少人,怎樣運用令旗來指揮軍隊等實際上戰場的問題。《紀效新書》卻把行軍打仗、指揮軍隊的每一個關鍵步驟都說得一清二楚,而且不斷解釋書中的做法為甚麼比以往的做法合適。讀完書,你真的會相信或許可以帶兵上古代的戰場打仗。用今天的說法,這是一部《實用抗倭戰鬥手冊》,或者是《給呆瓜讀的抗倭指南》。一切都講究實效,所以才叫《紀「效」新書》。書中談的古代戰爭以至武藝,對於因長期看武俠片功夫片而蒙混了的觀眾,更有廓清何為真武藝之功。正因如此,看著過去以禦倭為題材的華語片莫不「武俠化」,總感到味道不對,因為在誇張甚至神化的個人武藝對戰中,反而失去了戚家軍在戰場上優越的真味。




女星講堂第三節:明星製造場──來自電視的女星

「百花深處──當代香港電影女星講堂」備課記
第三節:明星製造場──來自電視的女星

鄭裕玲、劉嘉玲、吳君如、關之琳、吳家麗、毛舜筠、蔡少芬、朱茵,無數大小女星,都是先經過演出電視,才到電影發展。電視台先訓練出已受歡迎的明星,再由電影圈採納,更上層樓,在今天,好像是正途。但是回看八十年代中期之前,電視紅星想在電影圈紅,是非常艱難的。還記得周潤發《英雄本色》之前,被稱為票房毒藥的那段不短的日子嗎?

七十年代,已有電視紅星闖電影的成功例子,最有名的是許冠文。但是電視藝員闖影圈,也有不順境的。劉天賜曾指出,無線當年有三大阿姐,三小阿姐。三大阿姐汪明荃、李司棋和黃淑儀在電視成名後,沒怎樣在電影圈發展,但三小阿姐卻都一度闖過影圈,可惜都未能在電影中闖出名堂。至於三小阿姐是誰,每人闖影圈的故事都不一樣,頗值得一談。其中一位更曾在台灣演過部頗有份量的戲,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找那部片看看,還挺有些有趣話題可以跟來聽「女星講堂」的朋友分享。

八十年代中開始,才真是電視紅星闖影圈的黃金時期。鄭裕玲可能是其中的表表者,而她在電影的演出,又可以在她電視時期尋到蹤跡,看她在無線最早期的演出,實在一大樂事,因為看著這麼年輕便演這麼感情複雜的戲,演得那麼好,不紅才怪。

除了藝員,電視為電影圈養才的另一來源是選美。不少紅女星,都是選美出身。由選美晉身電影圈,在五十年代已有例子,知道李蘭的人不少,因為她有份演第一集關德興黃飛鴻。但是還有幾個女星,都是選美出身。其實回顧早期港姐,長期投身娛樂圈的不多,有成就的也不是普遍。起初選美就是選美,不像現在,真的成了藝員面試了。當中的變化,和港姐女星的歷史,說起來也頗複雜,不能一概而論。鍾楚紅、張曼玉、袁詠儀,甚至林良蕙(還記得這個得獎反應最大的港姐冠軍嗎?)、鄭文雅、楊雪儀、徐子珊,成就不一,星途各異,大概只能抓到重點來講了。



女星講堂第二節:菲林女神──來自電影的女星

「百花深處──當代香港電影女星講堂」備課記
第二節:菲林女神──來自電影的女星

曾經,電影明星多是由電影公司直接訓練或發掘的。這方面最著名的,是邵氏兄弟公司六十年代的南國實驗劇團,像鄭佩佩、何莉莉、李菁、方盈、秦萍等紅女星,便是由邵氏一手訓練出來的。七十年代嘉禾公司創立時,雖然沒有甚麼資金,但照樣發掘了新星苗可秀和茅瑛(雖然茅瑛之前已演過一部電影)。

到了七十年代,電視成了新興而熱門的娛樂事業後,也就成了電影新星最佳訓練場,早在鄭裕玲、吳君如、張曼玉之前,繆騫人、黃杏秀、趙雅芝、文雪兒都一度是電影公司樂用的新星。八十年代,又多了很多歌星穿梭藝能界,一專多能,幾乎凡是歌星必演電影,到今天這仍是主流。

於是電影界直接發掘的紅女星反而佔的比例較少。想深一層,這其實反映了電影工業的轉變,或更大圍的娛樂事業的變化。

不過,《烈火青春》一部片便有兩個,葉童和夏文汐各有迷人的優點,難怪張偉雄揀「菲林女神」的焦點女星,一揀便是兩個,因為她倆同樣有成就,難分軒輊,又各有特色。

我自己主要負責「菲林女神」的主題部份,於是嘗試列出一張由電影圈直接發掘的女星名單,忽然發現,儘管電視藝員及歌星提供了大量電影人材,但有某種形象的女星,卻是電視和歌星都從不提供的。不是三級片女星,著名的葉玉卿、翁虹都是電視出身的,而是另一個類別,真的很難數得出這個類別的女紅星是出身電視的。到時可以跟來聽「女星講堂」的朋友分享一下這個小發現。

電影圈固然直接發掘了不少女紅星,但或許同樣值得留意的,是有些女演員雖然沒有在影壇長期發展,沒有成為紅星,但她們的出現,是曾經光芒四射,為香港片添上不同的姿采,也值得向當天來聽講的朋友推薦。



女星講堂備課記:當代香港女星的處境

「百花深處──當代香港電影女星講堂」備課記
第一節:當代香港女星的處境

每次編完一本書,事後總是意猶未盡,覺得還有些內容可以補充在書內,於是編完一本書,好像還未完事,總在補看更多與該書相關的影片和資料,也繼續努力思考相關的議題。幾乎每次成書後,便開始在腦海中編訂該書的增訂版。

《群芳譜──當代香港電影女星》已出版了兩個月,它的編後症候群仍在發作。這個多月,還在不斷搜尋光碟看女星們的演出:在《好女十八變》、《相見好》、《獵鷹計劃》、《殺之戀》中繼續張偉雄所說的「尋紅記」;又找來阮世生導演的《烈火青春》看未「楊千嬅式演出」的楊千嬅;連王祖賢那部日本片《北京猿人21世紀爭霸戰》都在箱底翻了出來,只可惜仍未找到湯唯與廖凡合演的《命中注定》……

影片沒有看完的一天,但思考卻總有進展。在寫《群芳譜》的引論〈直須看盡洛城花〉時,有些重要觀點因為文章結構問題並沒寫進去。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即將舉辦「百花深處──當代香港電影女星講堂」,正好把一些當初未有發揮的意念放進講稿中。

好像八十年代,有很多固定的女性角色類別頻頻出現在港產片中。最出名的或許是妓女的角色,當時有人已戲稱那時的港片是「男盜女娼」,男角色都是黑幫,女角色都是妓女。其實在五、六十年代港片(也包括台片),也有很多女性角色是妓女(延及舞女、歌女),但五、六十年代的妓女角色和八十年代的妓女角色卻又有所不同,或許我們從類型片分析中可以見到其轉變的脈絡,但觀察的結果卻應可見到時代因素的影響,在講堂中可一一梳理。

在妓女之外,八十年代還有很多特別的女星角色……。相信在講堂內,可以逐一呈現。當然,〈直須看盡洛城花〉文章中某些內容,還可以再補充一些新材料,或許帶來一些更深入的探討。

對即將來臨的第一堂,愈來愈有興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