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鋒



女星講堂第二節:菲林女神──來自電影的女星

「百花深處──當代香港電影女星講堂」備課記
第二節:菲林女神──來自電影的女星

曾經,電影明星多是由電影公司直接訓練或發掘的。這方面最著名的,是邵氏兄弟公司六十年代的南國實驗劇團,像鄭佩佩、何莉莉、李菁、方盈、秦萍等紅女星,便是由邵氏一手訓練出來的。七十年代嘉禾公司創立時,雖然沒有甚麼資金,但照樣發掘了新星苗可秀和茅瑛(雖然茅瑛之前已演過一部電影)。

到了七十年代,電視成了新興而熱門的娛樂事業後,也就成了電影新星最佳訓練場,早在鄭裕玲、吳君如、張曼玉之前,繆騫人、黃杏秀、趙雅芝、文雪兒都一度是電影公司樂用的新星。八十年代,又多了很多歌星穿梭藝能界,一專多能,幾乎凡是歌星必演電影,到今天這仍是主流。

於是電影界直接發掘的紅女星反而佔的比例較少。想深一層,這其實反映了電影工業的轉變,或更大圍的娛樂事業的變化。

不過,《烈火青春》一部片便有兩個,葉童和夏文汐各有迷人的優點,難怪張偉雄揀「菲林女神」的焦點女星,一揀便是兩個,因為她倆同樣有成就,難分軒輊,又各有特色。

我自己主要負責「菲林女神」的主題部份,於是嘗試列出一張由電影圈直接發掘的女星名單,忽然發現,儘管電視藝員及歌星提供了大量電影人材,但有某種形象的女星,卻是電視和歌星都從不提供的。不是三級片女星,著名的葉玉卿、翁虹都是電視出身的,而是另一個類別,真的很難數得出這個類別的女紅星是出身電視的。到時可以跟來聽「女星講堂」的朋友分享一下這個小發現。

電影圈固然直接發掘了不少女紅星,但或許同樣值得留意的,是有些女演員雖然沒有在影壇長期發展,沒有成為紅星,但她們的出現,是曾經光芒四射,為香港片添上不同的姿采,也值得向當天來聽講的朋友推薦。



女星講堂備課記:當代香港女星的處境

「百花深處──當代香港電影女星講堂」備課記
第一節:當代香港女星的處境

每次編完一本書,事後總是意猶未盡,覺得還有些內容可以補充在書內,於是編完一本書,好像還未完事,總在補看更多與該書相關的影片和資料,也繼續努力思考相關的議題。幾乎每次成書後,便開始在腦海中編訂該書的增訂版。

《群芳譜──當代香港電影女星》已出版了兩個月,它的編後症候群仍在發作。這個多月,還在不斷搜尋光碟看女星們的演出:在《好女十八變》、《相見好》、《獵鷹計劃》、《殺之戀》中繼續張偉雄所說的「尋紅記」;又找來阮世生導演的《烈火青春》看未「楊千嬅式演出」的楊千嬅;連王祖賢那部日本片《北京猿人21世紀爭霸戰》都在箱底翻了出來,只可惜仍未找到湯唯與廖凡合演的《命中注定》……

影片沒有看完的一天,但思考卻總有進展。在寫《群芳譜》的引論〈直須看盡洛城花〉時,有些重要觀點因為文章結構問題並沒寫進去。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即將舉辦「百花深處──當代香港電影女星講堂」,正好把一些當初未有發揮的意念放進講稿中。

好像八十年代,有很多固定的女性角色類別頻頻出現在港產片中。最出名的或許是妓女的角色,當時有人已戲稱那時的港片是「男盜女娼」,男角色都是黑幫,女角色都是妓女。其實在五、六十年代港片(也包括台片),也有很多女性角色是妓女(延及舞女、歌女),但五、六十年代的妓女角色和八十年代的妓女角色卻又有所不同,或許我們從類型片分析中可以見到其轉變的脈絡,但觀察的結果卻應可見到時代因素的影響,在講堂中可一一梳理。

在妓女之外,八十年代還有很多特別的女星角色……。相信在講堂內,可以逐一呈現。當然,〈直須看盡洛城花〉文章中某些內容,還可以再補充一些新材料,或許帶來一些更深入的探討。

對即將來臨的第一堂,愈來愈有興緻了。



長青李麗華

先是台灣金馬獎,然後是香港電影金像獎,都頒了終身成就獎給李麗華。我一直想詳細點談談李麗華的電影生涯,正好借此機會寫一下這位傳奇女星。本文將嘗試結合個人觀影所得,依李麗華不同階段的演出來談論 [1]。


《揚子江風雲》



《64:少女誘拐殺人事件》(下):職場難題與推理破案

橫山秀夫小說《64》以D縣警察本部作為故事發生的主要背景,但今次有點特別的,它不是由職責在捉拿刑事犯的刑事部警員任主角,而是以一個新聞官(広報官,對應香港警隊,則應是公共關係科)三上義信為主角。三上義信原任刑事部,視新聞官的職位只是一個臨時工作,一直想調回刑事部。故事的主要時空是2002年,但故事要破的案件,是十四年前(1989年)的一宗綁架撕票案。三上當年曾參與處理過女童雨宮翔子綁架案,綁匪得了贖金後還凶殘地撕了票。由於事件發生於昭和64年,所以代號為「64」。三上當年無功而還,偏偏多年之後任新聞官,忽然有個任務是有大人物來D縣,想拜會當年的死難者家屬,令三上困難的是這時D縣與當地記者關係正僵。三上要盡快擺平記者的不滿,完成這件公關任務。但是就在任務終將解決時,又發生一宗新綁票案,綁匪的指示和當年的「64」案竟然一模一樣。三上於是在盡新聞官的職責之餘,也不斷參與追查兩宗綁票案有甚麼關連。



《64:少女誘拐殺人事件》(上):橫山秀夫的原著特色

我對《64:少女誘拐殺人事件》的主要興趣是原作者橫山秀夫。近年我追看的日本作家有兩位,一位是其小說世界充滿人性黑暗的桐野夏生,另一個便是橫山秀夫。二人都不算多產,而且譯作出版得不密,可以逐部追看。桐野夏生以推理小說起家(名作有《濡濕面頰的雨》),但近年的作品像《異常》、《東京島》已不是推理小說。橫山秀夫則是當紅的推理小說作家,在香港好像不如宮部美幸、東野圭吾那樣人盡皆知,但其小說有其獨到之處,而由於不多產,水準穩定比起二人猶有過之。他的作品,台灣譯了不少,我在香港的公立圖書館逐本借來看,把他有中譯的作品都看過了。




相由心生的《木星。心照》

木星是電影界著名的劇照師,之前已出過數本攝影集,《木星。心照》是他最新一本攝影集,也是至今印製最精美的一本。書在今年三、四月時,香港國際電影節舉行期間出版。電影節同時還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他的個人攝影展。那時剛好有位在台灣國家電影中心工作的朋友來電影節看戲,晚飯時我問他可有看木星的攝影展,他回答說看了,而且本來不打算來買書的,但看了攝影展,覺得照片拍得很好,於是忍不住把書也買下來。他這番話我十分理解,我現在旅行也很少買書,因為書重,買得太多上飛機行李易超重。但是看到木星這本書,雖然這本書特別大特別厚,還是很難忍得住手不買的。

木星拍的是劇照,攝影集中最多的自然是電影明星的劇照。有時看電影,影片看完後覺得演員和角色不怎麼樣。但拿木星為同一部影片拍的劇照一比對,同一個角色,怎麼忽然這樣有力有味道?木星劇照的氣氛渲染出來的角色個性,竟可令一張劇照比一部影片有感染力,很是難得。



細談《刺客聶隱娘》之二:胡旋舞

這裡再談多一項與《刺客聶隱娘》影片相關的歷史文化知識,而且從中可以見到侯孝賢的獨特態度。那是影片後段(藍光碟標出時間: 01:17:41-01:19:35 ),張震飾演的田季安擊鼓,瑚姬與一眾舞姬在他面前跳舞。田季安興之所至,從席上下來,與瑚姬共同旋舞相擁。



細看《刺客聶隱娘》之一:《刺客聶隱娘》的鼓聲

一直想多寫點關於《刺客聶隱娘》的文章,但公映時未有時間,落畫後未能翻看,終於等到影片出了藍光碟,可以比較細緻地重溫影片,並整理一些觀察。其中一項相信值得解釋一下的,是影片的鼓聲。

相信不少觀眾都留意到《刺客聶隱娘》的一些場景有著鼓聲。我自己用藍光碟數算,應有四次。包括 07:54-10:31(藍光碟所標時間,下同)隨著鼓聲展示出晨光曦微下的聶鋒府外。延續至出片名字幕「刺客聶隱娘」,然後聶母知道公主道姑送聶隱娘回來,一直到道姑離去的畫面結束後才停止。第二次是 30:14-34:15,鼓聲由聶母到達田興府找聶鋒時一直在打。延續至下一場田季安往訪瑚姬,平穩的鼓聲一直繼續,直到中途兩聲急鼓然後收煞。第四次是 46:50-53:33,聶鋒在自己府中托頭假寐,下人說田季安有急事召見,鼓聲起。鼓延續至跟著的數場,包括田季安向妻子警告不要再有活埋事件,直到田季安與貼身護衛夏靖在迴廊中離去時。這三次的鼓聲節奏都一樣,是緩慢地一下一下地敲下去。第三次的節奏則不同,是在 38:05-38:35,田季安與聶隱娘惡鬥後聶逃去無蹤,在急鼓聲中,軍士們如臨大敵地到處巡邏搜捕聶隱娘。




《笑笑笑》與《笑聲淚痕》的背後淵源(二)

李萍倩舊版的《笑聲淚痕》是上海在日治時期華影公司1945年的出品。導演是李萍倩,主演的正是嚴俊。而編劇則是作家譚惟翰,這個劇本則是改編自譚的原著小說《笑笑笑》。[7]

我們且看譚惟翰發表的影片故事大綱:

「銀行職員裡舉行新年同樂大會,稽核主任沈(脫『子』字)鈞也參加遊藝表演頗受同事的歡迎。可惜緊接著這個熱鬧場面的極不幸的事。子鈞因年老的緣故,被行裡裁員裁掉了。他雖然在行裡服務了不少年數,且並未做過一件錯事,但是他無法挽回他原有的職位。



《笑笑笑》與《笑聲淚痕》的背後淵源(一)

嚴俊導演及主演的《笑聲淚痕》拍攝時原名《吃耳光的人》,雖然是在1958才公映,影片其實是在1953年拍攝並完成 [1]。影片講一個銀號會計主任陶祖泰(嚴俊飾)失業後為了維持一家生計,背著家人,不惜到遊樂場當小丑,以捱打受辱博取觀眾笑聲,從而掙錢養活妻子兒女。影片高潮是誤會他有外遇的家人來到遊樂場,看著父親捱打的慘狀,見證父親的偉大犧牲,因而改過,以一家團圓的溫馨場面結束。李萍倩導演的《笑笑笑》(1960),故事發生在抗戰時日本人佔領的天津,銀行主任沈子鈞(鮑方飾)也是被辭退,為了不讓家人孩子不開心,他瞞著妻子捱窮,到了山窮水盡,卻因與朋友演滑稽戲而成名。大學畢業的女兒與她未來的翁姑偏偏在其同學的婚宴上見到父親小丑般的滑稽演出,以他為恥,直到他解釋自己的苦況,女兒才明白到父親的委屈,一家和好。

笑聲淚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