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銘



偽海嘯,病態女,還有快活男──《矮仔多情》

電影宣傳說,《矮仔多情》是主角王祖藍因金融海嘯而身家縮水,導致女友離開,唯有以普通人姿態,追求心儀對象。乍聽之下,會以為終於有一部涉及香港金融海嘯的電影,話雖是王祖藍擔正的誇張喜劇,但在阮世生的筆下或許能以笑料包裝,言說「後海嘯」的眾生百態。然而,事與願違,《矮仔多情》原來只是搬弄海嘯為虛,卻以追女仔為實的小男人自大宣言,亦同時把被追女角都打成病態人物。




謀殺天水圍,來自眾生真與偽──《天水圍的夜與霧》

作為許鞍華緊接《天水圍的日與夜》而來的作品,《天水圍的夜與霧》想當然會被取為與前作對照,說前者展現了尋常百家的圍城風光,可後者真如自取滅亡的倫常困局。另外,因為家庭暴力與慘案的故事,導演亦以戲劇性手法,把過往的新聞想像,追本溯源,近乎把真實人物置於虛構,卻又不無實感的脈絡裡,讓人看到他們的溫柔與暴烈,憤步與潛行。 


想當然的說法,指向了兩部電影的對照,然而更值得用心之處,是新作更令人想起許鞍華三十年前的《瘋劫》,在手法上更見疑幻疑真的圍城慘狀;導演沒有說得明白,可就因為真真假假的含混,卻又看到導演清晰的用心,把一場家庭慘劇,變成一面倒的道德批判。 

 




他們用不同的方法擊敗日軍──《梅蘭芳》與《葉問》

當梅蘭芳被要求為日軍演出的時候,他選擇以蓄鬚明志反抗,似是要以男性身體與京劇名旦的矛盾象徵作為武器;而這就讓人想到葉問之於日本軍的比武要求,同是在極不願意的情況下,身體力行以一己之武藝反擊。梅蘭芳與葉問只相差一歲(兩者分別生於1894及1893年),在大時代的轉折裡以身體及技藝保家為國,同時成了傳記電影裡的重要戲碼。



由《龍虎門》打到《狗咬狗》──兩場打鬥,兩層閱讀

導演:鄭保瑞
編劇:司徒錦源、鄒凱光
演員:陳冠希、李璨琛、裴唯瑩、林嘉華、張兆輝、林雪

沒有人會進行這個比較,亦似乎沒有必要為此比較。然而,就在這個比較當中,又似乎看到一點創作者的不同視覺與個性,亦看到香港電影的去路。

《龍虎門》的一幕,會是片首一場在日本餐廳的打鬥,由王小龍暗地與王小虎相認,再而引入石黑龍的出現。至於《狗咬狗》的一幕,會是片末陳冠希飾演的殺手阿鵬,與李璨琛飾演的復仇者阿偉,在泰國桂河橋的古廟前互相廝殺。



文雀拍翼而飛,拍下我城硬照

導演:杜琪峯

演員:任達華、林熙蕾、林家棟、盧海鵬、羅永昌 


這個全身沉色打扮的女郎,沒有因深藍長裙而掩蓋艷光;她臉色泛紅,除了因為急步亂竄而顯慌張神色,可仍是一張亮麗艷容。這時一個男人,碰巧在剛架起的老爺相機鏡頭前,把女郎看個正著,不疾不徐,只消幾秒盯上儷人,就決定按鈕拍下;女郎多次回頭,在連環快拍之間,四周景物都拜倒在她照上的雲裳儷影。
 

 




卸甲之落差──《江山美人》與《三國之見龍卸甲》

一身戰甲,由戰事而卸落,都見之於程小東《江山美人》與李仁港《三國之見龍卸甲》的結局──前者是燕國公主(陳慧琳飾)把戰甲脫下,套在退穩戰士愛人(黎明飾)的屍身,然後返回朝政,主張和平;後者就是趙子龍面對曹操孫女的兇悍,終至把戰甲除下,感慨為戰事繞圈,未得統一,可就魂離夢碎。



青少年問題的「極點」──《圍。城》

 對於以青少年課題(留意是「課題」,而非「問題」)為任何媒體內容的創作,我從來都不會懷疑創作者的誠意與關懷;然而問題(這裡真的是一個「問題」)卻又可以被反過來閱讀,從而看到創作者在呈/再現這些青少年「課題」的時候,如何把之以「問題」處理,再而反映創作者站於一個怎麼樣的角度,觀看所想像的「問題」。  




還是要看床上戲──《色,戒》的情慾戲碼

導演:李安

編劇:王蕙玲、James Schamus

故事:張愛玲

演員:梁朝偉、湯唯、王力宏、錢嘉樂

 

傳媒的焦點,往往就只往「床上戲」鑽,由張愛玲小說裡搬弄的諺語──「到男人心裡去的路通到胃,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溜了開去,真箇教人看到通往香港觀眾眼裡的,還不是赤條條卻倒沒有完全呈現於幕前的生殖器!說的當然是電影《色,戒》裡的三場愛慾場面,可卻少有人認真地為它們解讀;而坊間的評論,又似乎只是捉錯用神地簡言之「性愛與真情矛盾對立」云云。可要留神的是,導演乃幾曾把珍奧斯汀的《理性與感性》、王度廬的《臥虎藏龍》以及安妮普露的《斷背山》搬上銀幕的李安,他為人物關係的詮釋,又豈只有直接的性愛權力解讀? 

 



女人末日──《出埃及記》

導演:彭浩翔

編劇:彭浩翔、卓韻芝、尹志文

演員:劉心悠、張家輝、任達華、溫碧霞


以一句「男人末日」作為電影的宣傳語句,彭浩翔聰明地把握著電影的題旨,以及種種因劇情而來的話題,一矢正中故事核心。電影尤其來得餘音杳杳的,沒有明示任達華的警員角色在結尾前的一幕升職考試,不停打嗝之間的下場:完事或死亡(但劇情早已透露,由張家輝所飾的角色說「女人發明了會令男人打嗝至死」的藥)──然而劇情縱似是沒完沒了,實情卻早由一張宣傳海報得知:任達華俯臥著,而劉心悠所飾的妻子,則臉容朝上卻冷冷望來,似是殺夫成事,成就「大業」。 






新一輪的「雙/三雄」格局與男性情誼──《男兒本色》

導演:陳木勝

編劇:陳木勝、呂思琳、凌志民

演員:謝霆鋒、余文樂、房祖名、吳京、安子杰、江若琳 

 

觀乎陳木勝的作品,不難想像到自19992002年兩集《特警新人類》以來,都著意打破香港電影「雙雄」﹙兩個英雄人物﹚正邪兩立,亦正亦邪──的對壘格局。畢竟因「雙雄」而來的故事與命題,在香港電影的討論裡,足有超過半世紀的歷程──比如黃飛鴻電影系列裡,黃師傅對照奸人堅的情節;以至張徹電影的忠奸二分,仇恨對立;吳宇森的《喋血雙雄》或《辣手神探》,及近年杜琪峯的《暗戰》和《黑社會》(或與韋家輝合導的《真心英雄》和《全職殺手》)、劉偉強與麥兆輝的《無間道》等等,都是為英雄兩角的情義角力而生出火花。箇中的人物性格相近,卻位處對立面的矛盾,令雙方如被宿命糾纏而走上岔路,殊途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