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銘



《女人本色》「回歸電影」的經濟軸心

導演:黃真真

編劇:梁鳳儀

演員:梁詠琪、薛凱琪、林子祥、鄭嘉穎、張敬軒

 

看《女人本色》,當中極富趣味的地方,是了解所謂「唯一一套被中聯辦認可的『回歸電影』」(見之於不少媒體報道),是如何擁有被認可的資格,從而詮釋得出當中怎樣的香港才最會被「官方」所接受。更甚者,如果過程真的有一套正式或非正式的「篩選機制」,那麼早陣子上映的《老港正傳》與《每當變幻時》,同以香港今昔鋪展劇情,更有回歸十年的觸感與前瞻,卻不被包含於所謂「認可」的行列。可見好些電影原來被處在當今「官方」框架以外。 

 

 



《綁架》與《跟蹤》的城市密碼

從高處對城市的俯瞰,促成了兩部電影的互相牽連,互為補足,亦暗含了對香港社會的觀望。兩個「反派」佇足高處,以肉眼或望遠鏡對準獵物,彷彿對我城的凝視,卻又多了一重若即若離的異樣感覺──他們既是電影情節內的事故策劃者,卻又似乎保持著距離,以架空的姿態去分析並操控過程。《綁架》裡的林曉陽(林嘉欣飾)及《跟蹤》裡的陳重山(梁家輝飾),巧合而似有玄機地被處於「同一陣線」,令人嘗試從香港城市解讀的切入點來閱讀兩部電影。 

 




《性工作者十日談》──手法與思辯的矛盾

導演:邱禮濤

演員:朱茵、余安安、蔣雅文、董敏莉、鄧健泓、吳日言、李逸朗

 

以性工作者為題的電影,是香港流行文化自八十年代以來經常被用上的素材,亦發展成一面獨有的社會倒影。如《應召女郎》或《香港舞男》等展示本土性工作生態的電影,當中不乏略帶獵奇的情欲圖像;雖然其中或有描寫性工作者的困惑生涯,卻不無主流社會對歡場色欲的標籤,令題材只局限在既定獵奇色彩的戲劇衝突。邱禮濤的《性工作者十日談》,配合楊漪珊以人類學「實地考察」式的著作《古老生意新專業》為藍本,便跳出了八十年代的情色框架,以「性工作」為核心,踏足以性維生的工作者的崎嶇路,電影也因此而備受讚許。

 



混雜類型,亞洲新潮?──《明明》

導演:區雪兒
演員:周迅、吳彥祖、楊佑寧

毋庸置疑,不少與電影相關的專業工作者,都在尋求一種「亞洲」論述,為跨國的電影發展,製造一份能對應西方電影世界的觀點;尤甚者,是學術圈的聲音,早已在校園學科、學術期刊及研討會議等等。縱未有一致的說法,比如是類近「新亞洲電影(New Asian Cinema)」、「跨亞洲電影(Trans-Asian Cinema)」、「泛亞洲電影(Pan-Asian Cinema)」、「跨國亞洲電影(Transnational Asian Cinema)」……,但諸餘此類的字彙,建構亞洲電影視窗,觀照電影發展。



磨人的終章,來自身體──《武士之一分》

武士失明,就等於影評人目盲,失去觀影能力,筆桿如同軟弱無能的劍,斬不斷,理還亂武士明目不再,幸好感官並不盡然全失,而能一息尚存;可現代世界以視覺刺激先行,影評人失去視力,豈止失去靈魂?將那日本昔日的武俠故事放之於現代觀望,更能讓人體會那自怨廢人的主角,如何折翼掙扎;因此更教人感受到導演山田洋次以藤澤周平的小說故事,作為「武士三部曲」的最終章的原因──畢竟失明的故事,是如何的與別不同。

 



菊次郎的外章──《野.良犬》

導演:郭子健
演員:陳奕迅、林苑、林志輝、林子祥

《野.良犬》,刻意沿用黑澤明的經典電影之名而有所指涉,那就似乎未能就著電影故事的用心,進一步對應可更豐富戲中其他的戲劇文本。



究竟潘知常真是騙子嗎?──《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導演:許鞍華
編劇:李檣

演員:斯琴高娃、周潤發、趙薇、盧燕、關文碩、史可



爾冬陞電影的教化味既輕還重──由《色情男女》對照《門徒》

導演:爾冬陞
監製:陳可辛
編劇:爾冬陞
演員:吳彥祖、劉德華、古天樂、張靜初、袁詠儀

如果說《門徒》是爾冬陞另一部寫實教育電影,那其中的說教味道,卻可能是最為淡化和稀釋的爾氏式教育作品。或許不少人會將爾冬陞作品的故事,如《人民英雄》(1987)的憤世嫉俗、《新不了情》(1993)的生命低潮,又或《旺角黑夜》(2003)的社會感慨,對照今日《門徒》,而指出爾冬陞仍然對道德對錯胡亂顛倒的社會火氣十足;然而少被言說的一部作品──《色情男女》(1996),卻可能正正對照出《門徒》其實不盡然是爾冬陞慣常的教育調子。



印弟安人的靦腆與死亡──《戰火旗蹟》

奇連依士活的《戰火旗蹟》﹙Flags of Our Fathers﹚,令人看得動容,全因片中的一個印第安人角色,令電影多出了一層在美國主流價值視點以外的思考。



用滿城的胸脯推翻過去──《滿城盡帶黃金甲》

如果胸脯是女/母性的象徵,那麼排山倒海的、被充緊而堅挺得誇張的胸脯,則似乎把女/母性象徵推到另一個極端,製造了一次不尋常的踰越與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