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東尼



八十二分鐘由「的士司機巴納希」帶我們遊走荒誕卻真實的伊朗社會

伊朗著名導演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這次以《伊朗的士笑看人生》(Taxi,前譯《的士司機巴納希》)打入柏林影展,甚至憑這部僅八十二分鐘的「偷拍」電影贏得金熊獎,再次證明電影最重要的還是意念與態度。

巴納希被指「進行反政府宣傳」,多年來被軟禁在家,又被禁拍電影至2030年,他選擇以「這不是電影」的形式,拍了一部幾可亂真、嚴肅又不失幽默、有態度之作。




念念不忘,未必回響──淺析《你那邊幾點》的時空隱喻與「異鄉人」的孤獨

蔡明亮談起開拍《你那邊幾點》的源頭,是來自一種身處異地因時差而衍生的奇感。從《你那邊幾點》,我們得知,來自兩地時差的距離,不只有純粹時間上的,還有心靈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