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武程



用科技留住妖異──武滿徹的《怪談》配樂

電影《怪談》公映時,正值日本社會的復元期,也是日本人有心向國際展示自上世紀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由戰敗國回復康泰的證明。1964年,日本為迎接東京奧運會而研發不少純日製的影音器材,當中由 SONY 公司研製一種名為「傳助」的手提錄音器材,已可捕捉現場選手的喘氣聲音。從另一角度理解,《怪談》有意在風雲際會之時刻,向國際展示日式的影音成就。小林正樹將音樂交給了武滿徹,武滿徹也利用當年嶄新錄音科技來改編小說,利用聲樂製造技藝超卓的奇異空間。



《三鎗拍案驚奇》──三鎗之中血與麵糾纏!!!

遇到鎗擊,你需要要懂得偏斜、懂得迴避!

張藝謀的電影由此到終都喜愛偏斜,而且偏斜之中又識做,相信現時的中央就是愛他們的作品具有這種微側的教育。《三鎗拍案驚奇》的映像世界不東不西也不中,而且正是「斜」中帶「邪」,東北大荒野被拍成有強烈人做色素的染污物,帶來另一番境況,而活在其中的人,人面依舊但是衣著全新,專色效果帶出表現主義意圖,也是《紅高梁》的變本加厲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