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



跟住影評去睇戲:《反斗奇兵4》 new

葉七城:我特別喜歡《反斗奇兵》系列,頭兩集在九十年代上映,相隔多年的第三集是很重要的轉變:它令人覺得創作團隊會伴隨整個系列一同成長。

張偉雄:來到第四集更見中年人心態,每一件玩具都在當下尋找自己要做的事……

胡迪和巴斯光年相信是不少人的童年回憶,《Toy Story》來到第四集,由新導演 Josh Cooley 執導,找來奇洛李維斯加入配音陣容,加入勁爆公爵(Duke Caboom)、小叉(Forky)等新角色,一齊聽聽葉七城和張偉雄對新一集有什麼看法。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giqsCdO3h6g

觀看連結



香港電影2018 new

編號 / ISBN:978-962-8271-25-2
書名:香港電影2018
主編:陳志華
出版社: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出版日期:2019年7月
定價:HK$ 90

簡介:《三夫》、《淪落人》與《G殺》的本土視野,《自由行》對身份的思考,《翠絲》對性別的探討,《無雙》的類型片再造,《中英街1號》對歷史的重寫,《逆流大叔》的苦中作樂,《水底行走的人》的紀實香港,港片及華語片的縱橫論述,2018年度香港電影熱門話題,一書盡覽。



獨立焦點2019:魁北克獨立電影的本土力量



《淪落人》黃秋生 × 黃定謙演戲論壇(節錄) new

日期:2019年4月26日
地點:香港浸會大學郭鍾寶芬女士康體文娛中心1樓
出席:黃秋生(生)、黃定謙(謙)、馮若芷(馮)、林錦波(林)
紀錄:柯家紈

馮:秋生和 Himmy(黃定謙)除了在《淪落人》(下稱《淪》)有父子淵源,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二人均是表演系的學生。秋生是1985至1988年香港演藝學院(APA)戲劇學院表演系學生,Himmy 則在2013至2016年於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就讀。今天主要談談兩位從學習到實踐的過程。首先問 Himmy,你讀書時已有演出經驗,你在課堂上學到的東西,如何與演出實踐接軌?

謙:我大學 Year 1 就拍了人生第一部戲《點五步》(2016)。課堂上的形體(movement)和發聲及言語(voice and speech)練習都對我大有幫助。最深刻的是智叔(廖啟智)的課,他在學期初就說自己不懂教戲,我反而在他身上學懂如何做人,正如秋生哥所言,做戲就如做人,戲如人生。

馮:秋生呢?



招聘編輯部/美術設計實習生(2019-20)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現招聘實習生多名,工作地點主要在學會會址(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歡迎喜愛電影的大專生應徵。

申請者條件:
a. 必須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及專上院校的全日制在學學生;
b. 對香港電影文化有認識及興趣;
c. 具備良好中、英文語文能力。



影評人之選 2019:怒火之花

劉嶔之選

怒火之花(The Grapes of Wrath)
1940/美國/黑白/129min/DCP
英語對白,中、英文字幕

導演:尊福(John Ford)
原著:約翰史坦貝克(John Steinbeck)
編劇:蘭拿利莊遜(Nunnally Johnson)
演員:亨利方達(Henry Fonda)、珍達維爾(Jane Darwel)、查理嘉納文(Charley Grapewin)、尊卡拉甸(John Carradine)

1941年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女配角
1940年紐約影評人協會最佳電影

電影大師為被傷害的土地和人樹碑,肅穆的風格,均衡的結構,記念失落的純真。

史坦貝克的寫實巨著一出版即成經典,尊福的荷里活演繹同樣被譽為富美國歷史文化意識的里程碑。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主角一家農民如許多奧克拉荷馬州同鄉,被沙塵暴和官商侵權趕離家園,盼望往加州開展新生活,長途跋涉中不斷遭受驅趕、虐待、剝削,漫漫長路,似無盡頭。開疆拓土是美國精神樑柱,這裏卻見土地淪為權貴資本,與其真正血脈相連的農民無立錐之地。電影減少小說的政治元素,比較樂觀,但尊福給予無懈可擊的藝術風格,也是攝影大師托蘭又一典範。寫實簡練的造型動態,沉穩冷靜的構圖調度,亨利方達和珍達維爾的表演渾然天成,共同為人間的苦難和奮鬥織就天地場景,在黑暗中清明昇華。

土地,在《怒火之花》中的彰顯幾乎是以「缺席」來呈現,除了接近片末幾個人為鋪設管道挖地外,我們看不到農民在田裏辛勞耕種、收割,甚或如其期望在加州果園為五毫子採摘橙梨。農民賴以傳宗接代的土地,已被沙塵暴侵蝕和更厲害的城市資本家奪去,家園遭推土機壓扁,農民成為流民。本來沾滿泥濘踩在農地的雙腳,如今踡縮在破貨車上穿州過省。於是在尊福和托蘭的畫框裏,只見少許荒廢農地,卻有大量州際公路、城市街道、流民收容營地,有實景有廠景。人物世代在土地紮的根拔起後,他們只能流亡,找尋落腳生存之地,可是現實不容許停下安樂生活,他們便在不同的地面上奔波,稍息,再不得不上路。

亨利方達眼泛靈光的面孔,乃美國電影史的經典肖像。電影中,這張臉來自許多衝擊。傲氣偏執的本色,不斷添上失望疑惑,以及血肉傷痕,最後堅毅地追求平等和權力,即使生命可能很快消逝。不僅是他的臉,全片整體構圖和人物形態,形成影片重要的美學。尊福節制地運用寬廣鏡頭,大多是拍中鏡和全身鏡頭,鏡頭常容納多人,配以平穩的鏡頭角度、長度及剪接節奏。死亡有時在鏡頭前一下子發生,有時生死都省略,偶有衝突的場面,很快結束,不拖長渲染。尊福是徹底的風格家,《怒火之花》如莊重樸實的葬禮,哀悼土地和人性的遺喪,大悲大靜,默默遠走尋回。

劉嶔

18/8/2019(日)2: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31/8/2019(六)2: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家明、劉嶔,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嶔,粵語主講



跟住影評去睇戲:《香港製造》視像影評 new

陳果新作《九龍不敗》今日上映,是時候重溫他的經典傑作《香港製造》。令小編最吃驚的是,這套一九九七年的電影完全沒有過時的感覺,隔幾年重溫反而更有味道!想了解本片有什麼特別的電影技巧?當年陳果憑本片獲得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導演,蒲鋒曾為此撰文分析電影語言,由非職業演員的寫實感、生活場面的鏡頭調度,寫到神乎其技的剪接效果,最後提到戲中的香港青年宛如受困於牢獄、「香港是個大墳場」的宏大諷喻,今天回看仍可找到共鳴。(附中文字幕)

原文刊於《1997香港電影回顧》,題為〈在限制中出創意〉。
鳴謝:陳果導演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dHPvYVSrV8w

觀看連結



影評人之選 2019:野山

喬奕思之選

野山
1985/中國/彩色/95min/DCP
普通話對白,中、英文字幕

導演:顏學恕
原著:賈平凹
編劇:顏學恕、竹子
演員:岳紅、辛明、杜源、徐守莉

1986年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
1986年法國南特電影節最佳電影

以現代性觀照中國鄉土,八十年代中國新寫實主義的里程碑。

八十年代中秦嶺深處,灰灰與桂蘭,禾禾與秋絨,這兩對農民夫妻的小日子起了風波。禾禾當兵歸來,一心想以小農經商致富,屢屢受挫,只有嫂子桂蘭支持他。媳婦秋絨帶着孩子跟禾禾分開過,認為踏實種田的灰灰才懂得過日子。留守群山,抑或往城裏去?改編自賈平凹小說,《野山》與《紅高粱》(1987)、《黃土地》(1984)同屬西安電影製片廠輝煌八十年代經典作品。導演顏學恕以現代眼光關照鄉土,既在性別、道德觀念上膽色過人,又對城鄉之別、轉型之痛有深刻洞見。米家慶的攝影讓遠山厚土呈現豐富的靜默之美,與小村屋裏閃耀的煤油燈火互為映襯。時隔多年,本片新寫實主義的力度依然震撼。

《野山》的好,嵌入到時代的圖景中看,就愈發璀璨。八十年代的社會風潮都能在《野山》之中找到影子:銀幕上嘗試突破「性」的禁忌,於是有炕上戲;傳統的婚姻道德開始鬆動,於是兄弟之間大膽換妻,而且還是名正言順的去糾正「價值觀錯配」;女性甚至比男性形象更具衝擊力,於是有桂蘭的獨立與潑辣,完全突破了她在農村小家的門框,躍然於銀幕之上。《野山》集新寫實主義的大成,將山窪裏的小農婚姻故事拍出時代特性,既有俗趣,也有雅意。

十多年前看《野山》,只覺土味濃;如今再看,忍不住慨歎八十年代的中國電影朝氣蓬勃,也曾如此野過!禾禾與灰灰,一個經商,一個務農,兩人之間的分野並沒有「村支書」的指導,個人選擇坦坦蕩蕩。桂蘭與秋絨,一個「生不出娃」依然張揚自信,一個固守相夫教子任勞任怨的傳統,對男人都不卑不亢。所有人物的苦惱,在於找到適合自己的路,卻不壓抑他人的選擇。

導演顏學恕談賈平凹的原著小說道:「不取居高臨下的姿態,沒有概念化的說教。對於山鄉的這些普通農民,既懷着深切的理解和摯愛,又有一種冷靜的批判眼光。」《野山》留住了這種樸實之美。電影所呈現出的思想開明,就像是那野山土房子裏跳躍的煤油燈火,儘管四壁是貧窮、落後,人性卻是坦誠的、被尊重的,毫無扭曲之感。

喬奕思

16/6/2019(日)7: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8/8/2019(日)7: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羅卡、喬奕思,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喬奕思,粵語主講



跟住影評去睇戲:《以恩寵之名》 new

人稱O先生的 François Ozon 有新作,《以恩寵之名》(By The Grace of God)關於天主教神職人員性侵犯男童,而男童長大後面對很多問題。何思穎以《以恩寵之名》為起點作延伸討論,探討性慾題材在西方電影中有何意義,在電影史中,從壓抑性慾到今天能較開放討論,過程中經歷了甚麼?為何愛與性慾會貶值?齊來聽聽何思穎的分析。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G6h1vrcpKuw

觀看連結



2019康城賽果分析(下) new

今屆康城影展有不少熟悉的導演參賽,曾兩度奪得金棕櫚獎的戴丹兄弟(Dardenne Brothers)憑《Young Ahmed》獲最佳導演殊榮,累計八次入圍康城共奪得七個獎,獎項唾手可得。同時有大導演空手而回,有新導演第一次拍片就獲獎,原因為何?聽聽李焯桃和王勛的賽果分析。

觀看連結:https://youtu.be/H1E8ngAn5wU

觀看連結